立夏(小小说)

生活点滴 福建_老铁 46 浏览

小编导读: 本文转载自 福建_老铁

小小榕园,因为有一棵百二十余年的小叶榕而大大扬名。虽然地处城乡结合部,但小园因榕而大名,榕园,也便成为青城的风景名胜了。

榕荫如盖,绿叶葱茏。 榕园虽小,老榕却大,且新近有一个叫响青城的五四青年示范岗——“厉夏工作室”。

55日,五一小长假的最后一天了,我慕名而去,正值立夏,暖风轻扬。榕园的日常管理人员,据说只有两个人,且皆为女子,一曰厉芳,一曰夏雨,单听那两人的名字,就挺有诗意!

忽然,一声蝉的嘹亮,还真一鸣惊人了。听“知了”“知了”声声高唱,叫落榕荫里的斑驳阳光,我很有一点惊讶了,是立夏了不假,那也不是你榕树鸣蝉第一声叫响的呀?昨夜,我在青城宾馆,第一次听到窗外池塘里的蛙鸣如鼓呢,那大概才是立夏的第一声吧!

立夏,走青城,访榕园,听蛙鸣蝉唱,颇有心得焉!

在那一声长一声短的蝉声里徜徉,我斜过老榕往竹径行走,想酝酿一会儿接下来的采访作业……迎面正好遇上两个打扫竹径的清洁工,女的!

我连忙上前,问一声:“阿姨,厉夏工作室,往哪儿走?”

那一位提垃圾袋的红衣者笑了,“厉夏?喂,小伙子,我有那么老吗?”

我于是改口,“大姐!”

“喏,那是厉芳!”

那一位挥动扫帚的花衣者,接话,“我是厉芳!”她率先自我介绍,“我一猜,你就是记者!”

“我来榕园采访……”我扶正口罩,也赶忙自我介绍,“我叫厉红,实习记者!”

“青城报社来电话了,说有一个叫厉红的省城记者来榕园采访!”夏雨接话,  “我们以为厉红是一个小女生呢,原来是一个青涩的大小伙呀?”

“我们……还是本家呢!”厉芳伸手,作欲握之状,“疫情期间,还是别握手,欢迎厉红大记者了!”

“厉姐、夏姐,你们还亲自保洁呀?”我瞧她俩一身清洁工打扮。

“没礼貌了!”厉芳搓了搓手,也扶正一下口罩,“我们都这样,不过,疫情期间,特别是五一小长假,那是忙了一点的!”她好像说得挺轻巧,偌大的榕园,走一圈都得大几十分钟,可想而知,她俩做卫生的工作量有多大!

“这叫醉月桥,那叫流花溪!”厉芳导游起来,说“我们没多少墨水,自己先冠名叫上了,还请厉红大记者给榕园景点命名呢!”

“哪敢呀,厉姐、夏姐,折杀小弟啦!醉月是为桥,流花是为娇,厉夏真比诗人还诗人了!”

“厉红大妹妹……”厉芳顿了顿,自知叫快了嘴,“哎,错了,错了,我一叫上这女孩似的名字,便以为是妹妹了……喔,对啦,这醉月桥、流花溪,我们还网上实名注册了呢!”

“不简单呀,厉夏大诗人,还申请专利呢!”宛转过桥,在桥首的岸边,有古色古香的“厉夏工作室”。厉芳自嘲,说“那是夏雨的主意,我说把两个人的名字都挂上去了,是不是有一点太张扬啦?”

我说:“不张扬,不张扬,不过,今天立夏,叫立夏工作室,也挺有新意!泰戈尔有一句诗,生如夏花……立夏,那是榕园最灿烂的季节!”

我不过说说而已,夏雨还真拿鸡毛当令箭了,说:“马上定制一块立夏工作室的牌匾……不愧大记者,榕园来高人了!”

羞煞我也,厉姐、夏姐!

榕荫掩映,绿意生生。立夏工作室,在老榕树的南侧,窗依醉月桥,门对流花溪,风景这边独好。有一对新人,身着大红唐装汉服,很喜庆的样子,在那儿拍婚纱照。听说省城来了记者,便围拢了过来,像找什么明星签字那样,要我给他们的婚纱影集题名,我推辞不过,勉而为之,便随喜道贺似的,说:“此乃五月里的荣耀姻缘,那就叫立夏荣缘吧!”

“立夏榕园!”厉芳颖悟,微然一笑,说,“绝佳好辞呀,那就是给我们榕园做广告了!”

“夏雨大姐,你说呢?”我似问非问。

夏雨明白,继而大笑起来,一声“好呀”,惊了老榕树上的那一群早鸣的夏蝉,只听一声一声的“知了”,叫得撒欢,我说,“知了就好,今天立夏,榕园大吉!”

那一对新人,赶忙作揖,很有一点汉唐风韵了。突然,厉芳来了灵感,说,口占一首,贺上小诗:

立夏新声娇,榕园蝉叫早。

并蒂流花溪,连理醉月桥。

“厉姐,厉害!”我击掌,“好一首 立夏榕园,并蒂连理’ 的藏头诗呀!”

 

 

202055

image.png本文作者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shenghuodiandi/775.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