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满楼:华侨与侨乡农村社区的可持续发展

新闻资讯 花满楼 73 浏览

小编导读:

一、当前侨乡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福州沿海地区是福建省著名的侨乡,农村劳动力向海外的迁移已经形成规模。华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比福建省平均水平高出1000多元。然而,农村劳动力向海外移民的转移也有负面影响。农村精英移民海外,导致华侨村发展人才匮乏,村级社区治理水平低下;在侨汇的支持下,大部分侨民建起了五层别墅,但村集体经济几乎空白,公用事业不发达,村内公共卫生差,村民集体福利少。这种对汇款收入的简单依赖、集体经济缺乏发展以及乡村治理水平低下,使得海外华人社区的发展不可持续,陷入了增长而无发展的困境。“内卷化”的概念更恰当地描述了这种困境(有所改善,但没有根本的改变或发展)。[1]

与mainland  China农村劳动力的迁移一样,目前侨乡的常住人口主要是老人、妇女和儿童。然而,对于内地农村来说,由于城乡二元户籍管理制度的限制,农村的空心化是暂时的、季节性的,因为农民工会在春节或农忙期间回乡务农,而海外农村劳动力的转移是长期的、非季节性的。在国外工作是合法的,通常每两三年回国一次,而出国则是非法的,从回国前的五年到十多年不等。已婚男子通过非正式渠道离开该国,长期在国外工作和生活将影响国内家庭的稳定。此外,许多在国外工作的人的理想是能够在国外长期定居并成为东道国的公民,而不是在挣钱后回家度过晚年。在这种移民心态的影响下,大多数华侨村的人口处于负增长状态。在侨乡发展非农经济,存在着人才和劳动力不足等问题。在许多村庄,集体经济收入很少,当事情发生时,由村民评估或捐赠。总的来说,第一代海外移民对家乡的事业非常热情,他们的捐赠是积极的,但第二代海外移民可能没有他们父母的热情。从这个角度来看,福建沿海地区的华侨村正面临着严重的可持续发展问题。[2] [234-252]可持续发展有两层含义:第一,发展不是简单的经济增长,而是经济增长、社会进步和人与自然、人与生态环境协调的有机统一;第二,这意味着发展不是暂时的经济繁荣,也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当代人的需求,而是为了满足当代人的需求,而不威胁后代满足其需求的机会和能力。[3] [53-54]对于广大农村村级社区来说,可持续发展应该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村庄人口发展的可持续性,二是村庄集体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三是村庄公共事业建设的可持续性。对于侨乡来说,保持村庄发展的可持续性,核心是建立和完善村庄公共治理结构,即村集体拥有一支能力强、善于利用侨乡建设家园的村干部队伍。

中国海外移民生活在西方国家。他们能在返还大量外汇的同时为家乡的社会和政治发展做出贡献吗?福州沿海地区大部分移民到美国、日本和英国等西方发达国家。西方国家基层社区健全的管理制度、完善的生活设施和良好的环境卫生水平,一定会给中国移民留下深刻的印象。一些海外移民也想为他们的家乡做更多的事情,像西方国家一样建设他们的家乡社区,拥有城市化、优美的环境和良好的公共秩序。为此,他们还努力提高村级治理水平,选拔具有领导能力和诚信的村民担任村干部,带领村级社区居民搞好社会经济和文化建设,促进村级社区的可持续发展。当笔者走访福州沿海侨乡时,发现马尾区亭江镇长安村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根据2006年中央提出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标准,长安村也完全符合福建省的示范村,即“生产发展、生活富裕、农村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4]本文数据主要来自《长安村志》和现场调查。[1]

image.png

二。福州华侨之乡长安村概述

马尾区亭江镇长安村位于闽江口北岸,距马尾约20公里,东临连江县瓜头镇。这是福建一个著名的华侨村。长安村四面环山,面积3平方公里,耕地较少。自清末以来,村民们一直积极向海外发展。据2002年统计,香港和台湾共有602户,总人口1419人,华侨4100余人,主要分布在美国、新加坡、加拿大和香港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美国的外籍人士约占海外外籍人士总数的70%。根据村庄记录的介绍,在1952年土地改革结束时,村庄人口为1,873人;1979年,这一数字增加到2,886,在27年里增加了54.03%;1984年,这一数字增加到3,127人,在32年里增加了66.95%。1986年以来,福州沿海各县市掀起了出国的浪潮。马尾亭江镇也是一个海外移民大镇,长安村的海外移民逐年直线增长。据不完全统计:1985年——2001年,有2807名劳动者出境;2002年,全村人口为1419人,是1984年的一半以上。截至2001年底,该村共有150户外来户,400多人,其中湖南70户,南平、连江、闽侯等地80户。他们主要在这个村子里从事农业生产、劳动和卫生清洁。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715.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