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什么学校好:摄影师|日本尖端中井杨翠:从阿尔茨海默病到个体存在

新闻资讯 3 浏览

小编导读: 家庭是围绕在我们身边的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个社会组织。我们在家庭中出生、成长,家庭培养并建构我们的认知与观念,自然而然地在我们的周围形成一个保护圈,相应地也形成

家庭是我们身边最重要、最基本的社会组织。我们在家庭中出生长大,家庭培养和构建了我们的认知和观念,自然在我们周围形成了一个保护圈,也相应形成了一个价值体系。所以有相互、内外、公私、轻重等标准。当这些人为的标准依附于每个人的时候,人的基本属性就被掩盖了,从而切断了自我与他人,甚至与世间万物的直接联系。一切都要蘸上人工价值体系,然后根据每个人的意愿分成三六九个来认可和考察。那么,如果一个人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和印象,回到了最初最纯粹的存在状态,那么这个人就会脱离人类的价值体系,成为一个中立甚至无用的存在。那么,应该如何看待呢?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日本摄影师Igai Yang在祖母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就面临这样的问题。随着人类平均寿命的不断延长,越来越多的家庭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状态,老人患上老年痴呆症,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和联系。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家庭选择了手术切割治疗来遗弃老人或交由公共机构负责,而一些家庭则经历了各种矛盾和冲突,而另一些家庭则选择了接受并继续维持自己的生活状态。无论如何,接受这样的现实并不容易。中井彩阳很自然的提出了“这是活的吗?”就连病人自己,自然也要在记忆消失的过程中面对这个陌生的自我,不得不用有限的意识去探索自我的存在。她的奶奶也会在日记里问自己:“我正在成为一个即使活着也没有作为人的意义的人”。这种不可分辨、不可解决的状态,成为了中井采阳思考“个体存在”的出发点。她从为祖母拍摄的一张照片出发,拓展了自己对人类的认识,探索了人类存在的最根本的基础,从而克服了“人”、“家庭”、“事物”、“自然”、“风景”等范畴的局限,将隐藏在各种标准价值观背后的“个体存在”形象化,用书籍或展览的方式让观众把每一个“个体”联系起来,摄影不仅是人的视觉的单向运用,更是一种观看伦理的建构。经过九年的摄影创作,中井采阳意识到,“只要奶奶作为一个‘个体存在’与其他‘个体存在’联系在一起,那么她就是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人。”在我看来,这不仅是临终关怀的基本出发点,也是关爱人的基本出发点。林叶:能谈谈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从事摄影创作的。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立志要成为一名摄影家的?中井:。我曾经认为摄影对我来说是一种迷失的生活方式。在我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有一天我看到了荒木经惟的一本相册,我随手拿在手里看了看,心想“所以摄影可以这样表达。”。随即,我决定“成为一名摄影师”。我去了家附近的相机店,对店员说:“请让我用专业的相机!”现在想来,这真的是我的风格。当时我连曝光是什么都不知道,只好去摄影学校。正是因为我的动机是“成为一名摄影师”,所以毕业后我毫不犹豫地开始从事摄影师的创作活动。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林叶:你的奶奶得了阿兹海默症了之后,不论家人还是自己,全都忘记了,失去了对周遭世界的印象。在这个时候,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想要给奶奶拍照的?中井:我不擅长用语言思考。拍照,看图,然后拍照.这种重复或者积累对我来说就是“思考”。因为老年痴呆症,奶奶失去了人生历程给她的自我印象,也失去了我给她的印象。在我面前,她甚至感觉不到那个谁也不是的无性存在。我无法理解,“原因是什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开始给奶奶拍照。林叶:最初你给奶奶拍照的时候,在你的意识里,是把这个作为作品来拍摄呢,还是作为家庭照片来拍摄?中井:正如我在最后一个问题中所说,在拍照的时候,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张作品或家庭照片。之所以拍照,是因为心里有疑问,拍照时寻求答案或启示。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林叶:我是在京都国际摄影节上第一次看到你的作品的,在展览现场,你拍摄的奶奶在我的心理上造成很大的波动。你自己是如何看待这张照片的?中井:拍摄的这张照片,让我最早意识到,当一个人失去了所有印象,甚至自我意识受损时,他就变成了自己,也就是“个体存在”。无论林叶:在 《绣》 的作品说明中,你这样写道:“既不绽放光芒,也不沉溺于黑暗,仅仅存在于那里。我想将其变为肖像”。那么在你看来,所谓肖像照究竟是什么?中井:是“发光”还是“沉湎于黑暗”,这些都是人们赋予他们的物品无意义的价值的印象。“只存在于那里”的条件,是人们摆脱一切印象(意义和价值)时,对象的存在方式。奶奶失去了所有的印象,但这是她的“个体存在”。她不再是任何人,而只是“奶奶”。奶奶的照片不仅是这种状态的表现,也是这种状态的证明。一般来说,肖像是指捕捉到人们希望的照片。动物脸的图片,不是人像,属于自然类型。在我这种情况下,不言而喻,人以外的生物,无生命的物体,甚至风景,都被当成“个体存在”的画像。我们都是用自己的印象看每一件事。当我摆脱了人给事物的印象,把“个体存在”作为拍摄对象的时候,人和其他事物作为拍摄对象是没有区别的。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林叶:为什么用 《绣》 作为这个作品的标题呢?作品标题与内容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中井:,我们在刺绣表面看到的永远是花鸟等意味深长的形象。但是刺绣的背面,丝线纵横交错,呈现的图案不是表面看到的那种。“刺绣”是用来表示背部形状的词。在我看来,线条的交错象征着世界的实际情况。“个体存在”因为各种关系变成了一条线,这条线冗杂在时间的布上。我觉得这是世界的实际情况。人们总是忽略很多东西,只提取对自己有意义的东西作为印象。而面对世界,我们只想看到它的一部分。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林叶:在京都国际摄影节中,我既看了你的展览,也看了 《绣》 这本摄影集,同一个作品以两个不同的媒介来进行展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摄影集中的作品更像是一种线性关系,而展览给我的感觉则像一张网络一般。你在用这两种媒介发表自己作品的时候,分别是如何考量的?和http://的照片一页一页翻过来。《绣》收录的照片是“个体存在”或“个体存在”的肖像。所以随着书页的翻动,这些照片在读者面前就像丝线一样连接在一起。这是构建这个世界的主线。另外,因为读者本身就是“个体存在”,面对照片中的“个体存在”,他们编织成了一根丝线。在一对一的强烈体验中,摄影的媒介非常适合。另一方面,京都国际摄影节的展览是在一所小学的教室里展示的,所以这些“个体存在”之间的关系一目了然。虽然不能达到世界上各种关系线索交织在一起的错综复杂的程度,但可以象征性地表示为一个网络。观众并不仅仅是在这样的网络中,因为观众和作品都是“个体存在”,观看行为会在观众(复数)和整个作品群体之间形成一种复杂的、同时发生的联系,这是世界形成中微小但不可磨灭的一部分。作品与观众的这种简单的相遇,也是世界不可或缺的,而作为会场教室的窗户,广阔的世界本身与作品重叠,被人们观看。这种体验的存在,只有通过展示的媒介才能实现。摄影收藏和展览各有特色,但并不优于对方。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中井:林叶:在这个作品中,你将动植物、风景、情景等都作为“个体存在”来加以拍摄,那么“个体存在”究竟该如何理解呢?将经历婴儿、儿童、青年、成年和老年最后迎接死亡的过程。其中,人的外表和内心状态是不断变化的。在学校、职场或其他地方,即使和别人分享经验,人还是会因为这些变化而有所不同。变化成为那个人自己的风格之后,就有了惯性。(因为一本相册,我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但当时和我在同一个空间的人,可能不会有同样的改变。)同一朵花的种子会在同样的条件下生长,也会产生个体差异。即使是一个规格的螺丝,也是有个体差异的,是随时间变化的。“个体存在”这个词指的是每一次变化中的一种惯性。它无法被人的印象所把握,仿佛是隐藏在个体内部某个地方的某种不变的核心。一朵花即使被昆虫吃掉,或者因病枯萎,也绝不会作为“个体”受到损害,它会以自己的方式枯萎。中井:林叶:这个作品从2009年开始一共花了九年时间进行创作,在这漫长的过程中,你对这个作品的思考与理解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样的变化?而这个作品的创作对你自己的人生有没有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奶奶失去了所有的印象,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她患有老年痴呆症。这时,在她感到强烈失落感的同时,一个问题不可避免地出现在我的心里,“这还活着吗?”我奶奶自己在阿尔茨海默病恶化的过程中写道,“我正在成为一个即使活着,作为人也没有任何意义的人”。九年后,《绣》的拍摄结束。我仿佛看到,我思想中的共同语言,以及我奶奶九年前日记中的想法,被透明地记录了下来——。“作为人类,这还活着吗?”“我正在成为一个即使活着,作为人也没有任何意义的人”。“人”以“人”为中心,按照“人”的意义和价值去理解事物。如果我们评价作为人的有用性(意义或价值),患老年痴呆症的奶奶很可能是一个“活着的没有意义的人”。但九年后,我觉得只要奶奶是一个与其他“个体存在”相关的“个体存在”,她就是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人。我不是否定人文主义。但是,我认为人文主义是以人类物种为中心的思想。而“远离人类中心主义”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也是我目前摄影活动的主要支柱。摄影师本人提供

由摄影师本人提供

中井彩阳摄影作品集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NXFmevX1d8AaJ_EnuGwFXA中井: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2052.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