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康复中心:摄影师|桂海宏雄怎么样:以人像记录人类永恒的东西

新闻资讯 3 浏览

小编导读: 几十年来在东京浅草拍摄路人而为人熟知的摄影家鬼海弘雄于10月19日上午3点33分在东京都涉谷区的医院去世,享年75岁。 鬼海弘雄1945年出生于日本山形市,高

1945年出生于日本山形市的几十年来在东京浅草拍摄路人而为人熟知的摄影家鬼海弘雄于10月19日上午3点33分在东京都涉谷区的医院去世,享年75岁。人Hiroshi Guihai高中毕业后做了一年的公务员,之后转到东京何西大学学习哲学。毕业后,他做了许多不同的工作,包括卡车司机、造船厂工人和远洋渔船的水手。在此期间,他接触了摄影。1969年,著名摄影评论家、策展人和编辑山形正治向他展示了黛安阿勃斯的作品后,他深受影响并有意识地改变了自己的摄影风格。那是一个“每个人都努力成为有个人风格的摄影师”的时代。他的第一部作品发表于1973年5月《每日新闻》,所以在1973年到1976年间,Hiroshi Guihai一边学习暗房技术一边兼职拍摄。当时Hiroshi Guihai购买的80mm镜头哈苏相机是他一直在用的相机。“我的福田康夫老师让我明白,好东西是需要时间酝酿的。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桂海曾在一次采访中说,拍摄不知名的人,展示有血有肉的劳动者形象,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1984年,广志贵海成为自由摄影师。他住在东京浅草附近,所以他经常在这个地区游荡,在那里他拍摄了30多年的一系列肖像作品。相册《Persona》(人物)获得2003年第23届土门拳奖和2004年日本摄影学会奖。2018年,应中国美术馆的邀请,桂海宏雄来到中国展出他的《Persona》系列作品。他曾经说过“摄影师的镜头应该是一面镜子,反映摄影师的灵魂和过去。”《Persona》系列作品-“从小,我就希望与众不同,并且我一直为此苦恼”,2002年

《Persona》系列作品——《我从小就想和别人不一样,一直很担心》,2002

《Persona》系列作品

《Persona》系列作品

《Persona》系列作品-养了28年玩偶的女人,2001

《Persona》系列作品-保存娃娃28年的女性,2001

《Persona》系列作品-一个童年时期腿受过伤的卖鞋人,1985年

《Persona》系列作品-童年腿部受伤的卖鞋者,1985

《Persona》系列作品-七五三节盛会上一位七岁的女孩,2001年

《Persona》系列作品——2001年7月53日大事件中的一个七岁小女孩

《Persona》系列作品-一位凝视的老人,2001年

《Persona》系列-凝视的老人,2001

《Persona》系列作品

《Persona》系列作品

《Persona》系列作品-一个19岁的朋克,1986年

系列《Persona》——一个19岁的小混混,1986

《Persona》系列作品-在人群中独行的中学生,1998年

《Persona》系列-中学生独自走在人群中,1998

《Persona》系列作品

《Persona》系列作品

《Persona》系列作品-一个微笑的老妇人,1986年

《Persona》系列-微笑的老妇人,1986

《Persona》系列作品

《Persona》系列作品

桂海宏雄来自一个小村庄的农民,他非常熟悉农村人来城市打拼的方式。这些人大多聚集在曾经是棚户区的浅草。桂海宏雄一直想拍摄人类最本质的东西。他通过浅草寺红色空墙的固定地点,寻找那些他认为有“请帮我拍照”光环的人。大部分题材看起来很普通,但每一个都有非常标新立异的特点。桂海用哲学思维拍摄。他说:“我拍他们的时候,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第三人。我是他,他是我;我心里有他,他心里有我;我是他心中的我,他是我心中的我。”广石贵海通过拍摄他人来寻找人性中的共同点,从而展示人类文化中的共同点。所以,不是他作品中记载的名字,而是每个人的独特之处。在以往的采访中,广志贵海也谈到了为什么选择以人像的形式呈现。“无论是绘画还是摄影,人们一提到人像就想到西方,仿佛人像只属于西方。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东方人没有权利拍人像?从那以后,我想在东方拍自己的照片,与西方的肖像竞争。另外,人像摄影是关于人的,不会有其他的文字或者图像,可以最大程度的给人想象的空间。我想通过这些画像证明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让人们认识到真实的存在。很多年后,当我不在人世的时候,这些照片还是会流传下来,让后人看到当时的场景和情况。”对他来说,人像不仅仅是人物,更是记录和反映时代的状态。在作品中,广志贵海因为长时间在同一个地方不停地拍摄,曾经不小心反复拍摄过一个物体。直到照片冲洗出来,广志贵海才在他确认的两张照片中发现了他嘴上同样的疤痕。“两张照片是同一个人拍的,但时间相差21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住在哪里。但是过了21年,再见到他,还是会拍照,这是摄影师的判断。看到这两张照片的时候,观众自己去想象自己这21年经历了什么。这种空白时差是无法用文字写出来的。只能用摄影来表现,只能用人像来表现。”《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东京迷路》系列作品

如果《Persona》是从人看人生;《东京迷路》只是从生活中寻找人类存在的痕迹。鬼浩史自己也曾说过“人和风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东京迷路》 (1976-1989)是Hiroshi Guihai 30年来探索东京老城郊区城市景观的作品集。广石贵海的形象体现了构图的细致安排和优雅抽象;窗户、衣服、管道和电话线灯都简化成了平面和线条,但不管他的构图有多严谨,广石贵海本质上都是一个对人和人的生活方式感兴趣的人文主义者。他把自己的工作总结成一个问题:“做人的意义是什么?”广石贵海的形象亲切地描述了人类在地球上最狭窄的城市之一的生存细节,并以超现实的眼光表达了小巷中的准确性。他的作品诚实地表现了对时间和人性的深深尊重。《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系列作品

《India》 (1976-2016)由Hiroshi Guihai完成,他出了日本,去印度做拍摄地。幼年时,广石贵海对印度非常感兴趣,曾数次前往印度拍摄。被印度电影的一般场景和当地简单但富有表现力的生活方式所吸引,广石桂海不断参观普通的城镇和村庄,沉浸在流动的时间中。他说,“因为相机神奇地把自己变成了一张‘照片’,这个‘寻找某物’的旅程可能会继续下去。”鬼浩史也在专辑里写道,他年轻的时候认为人生最奢侈的游戏就是表情,任何人都可以拍照,所以选择了这条路。然后他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才发现拍照非常困难,这也是他被相机支配,一步一步按自己的节奏拍照的原因。摄影师朱峰回忆说:“广石桂海这个名字看起来有点凶。第一次在网上看到其他图片里的人,总觉得有点奇怪。我很自然地把他的形象和他照片里的人物联系起来,但我不能说我喜欢他们,但我一下子就记住了他们。直到去年出版社的读者抽奖,我才有幸得到一本书,作者是广志贵海:《那些渐渐喜欢上人的日子》。没想到他的话如此细腻敏感,仿佛是对身边琐事的记录。其实和他的摄影一样,我一直在问,‘人是什么?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样,‘照片和语言的结合可以带来更丰富的表现’,打破了我对鬼广志的片面印象,看到了不一样的鬼广志。他就像一个平平淡淡、温文尔雅的邻居,他作为“人”的形象也逐渐丰富起来,他也逐渐喜欢上了鬼浩司。昨天看到他去世的消息,感觉不会再写错他的名字了。无论是《Persona》,《东京迷路》还是《India》,广志贵海的作品都是非常长期和连续的。在当今社会,这种对人性的坚持和不断探索是非常值得称道的。虽然今天不幸去世,但广志贵海的作品会不断以影像的方式安抚消费文化中人们虚无的心。在结尾,我引用了广志贵海从“无论我们身处什么时代都不要随波逐流,认清自我都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哲学和美学才能作为绝对的基准被继承下来,那是孤傲的人生尝试。”鬼海弘雄来信中的一段话

Hiroshi Guihai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2044.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