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方伟:摄影书| 《人间乡土》怎么样 一款有民族精神和历史的老酒

新闻资讯 5 浏览

小编导读: 人的行为以及人造物,都是一个民族的文化载体和痕迹,《人间乡土》中丰富的符号系统,封存了这个民族的时代精神和历史,拒绝像古村镇那样被拆迁或掏空,其意义如一坛老酒,

人类的行为和器物是一个民族的文化载体和痕迹。《人间乡土》中丰富的符号系统,封存了民族的精神和历史,拒绝像古村镇一样被拆除或掏空。它的意义就像一瓶老酒,越窖越香。赵李文《人间乡土》 (0:02)小时候总觉得一切照旧。“今天”无非是“昨天”的重复,我甚至怀疑那些老人是被孩子带大的。后来离开家乡读书,也对自己的城市产生了最初的幻想。四十年很快过去了。当我站在东郊的高桥上,回望这座沿江的城市,一天一天拔起来的高楼大厦和吊塔,总会抱着我说不出的心情。不用说,早年那些普通的房子和传统的日常生活,都是熟悉的中年亲戚、邻居、同事,大部分都是在风中吹拂。历史的手术刀是无情的。40年来,我见证了这座城市的“推改”,就像外面属于荒野的浑河,被改造成了流经城市的景观河。当年河边的马车嫁人,丧影,田间的稻草人,粉豹出没的田鼠,河里的木船早就不见了。40年的疾走,我惊讶的回过头来。古城漂移到哪里了?我的家乡在哪里?全国大概都是这样的情况。目前,如果中年以上的人还能在记忆模糊的家乡梦游,那么被电梯放进格式化空间的孩子会不会想家?有点安慰的是,多亏了摄影。确切地说,多亏了赵这样的摄影师,历史赋予了他一项重要的任务。四十年来,他一直爱在负片上复制一份身边脆弱的时光,给“风更大,雪更大,梦想不到故乡破碎”的人送去一份像书一样的安慰。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出生于1968年的赵,在180年的世界摄影史中,近40年来一直坚守着对人们日常生活的经验记录。时间总能洗掉铅,也是最好的评判。它使赵的执着从“跑调不艺术”的喧嚣与骚动中脱颖而出,化为一份不可复制的文化遗产。他说:“我的拍摄理念主要是给未来的人提供一个与‘古人’对话的机会,一个见证社会变迁、反思民族精神、回望故乡、期待文化脉络的机会。”的确,经验主义摄影需要远见,至少三十年的远见。当时,一个小相机和一个珍贵的“成人仪式”指引着赵的摄影生活。在这个场合,我需要向赵福表达我深深的敬意!赵有很多视频专辑。这个《人间乡土》主要拍摄于1985年到2007年。整张专辑都弥漫着历史转折的泥土气息。根据形式和风格,分为两部分:人们的环境身份照片和日常活动的节点。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至于环境身份摄影,早年,约翰汤姆森在1862年至1872年间在中国各地拍摄了——张照片,这是给全国人民的礼物。从奥古斯都泰山德的《时代面孔》和阿不思的《畸形人》到上个世纪的杜塞尔多夫学派,这种基于摄影本身功能的浓缩记录几乎成为摄影史上的经典模板。就像在庄严的场合,人们必须穿西装打领带,但不引领服装的时尚潮流,它永远不会过时。赵很早就抓住了这种摄影观赏的本质,并在“乱花好眼”的摄影生态下巧妙的付诸实践。《人间乡土》中很多人的背景身份极其复杂丰富,各具特色。从照片中人物的姿势、表情、着装到每个人所处环境的细节,不难看出这一点。从1980年到2007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个重要转折点。30年来,社会经历了各种整顿、飞跃和“文化大革命”。中国人的三观被“改造”成了一个统一的模式,刻板地秉承着——仪仗队式着装和社会行为的某种信仰,成为了那个时代一夜之间的景观,摄影的“模式”范式也成为了套路。在全国性的“真理标准”讨论中,中国人的思想得到了极大的解放,由废而兴,从市场中求利成为核心价值。曾经被称为幽灵的旧习俗被取消了,BLACKPINK出现了。在此期间,不时发起“严打”、“反精神污染”等运动。在这种背景下,人们似乎处于文化交汇的入口处,被漩涡的危险和对美好未来的想象所包围。这种特定语境下的人文精神,从来没有错过赵的镜头。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人间乡土》中,有很多空间来描述精神寄托,因为底层的“大锅饭”信仰让人一时不知所措,迷失的人迫切需要转换精神,为不可预知的未来做一个心理“保险”。所以不管天尊地仙祖师爷,诸神都大发慈悲,一路下到人间,不嫌贫富。看看需要在灰烬中重建的土庙。包装严格的高大雕像一直坐在高高的平台上,等待诸神的开启;那五个衣着朴素的老太太正在去朝圣的路上,对吗?再看那个老女人,把膝盖上的热脸贴在冰冷泥巴形象的胸前,是在虔诚许愿,向观音要孩子吗?奇怪的是,坐在佛脚下的年轻人,西装革履,双手合十,是在努力做佛的宠儿,还是在救赎而不是当年的红卫兵?一个绅士的装束,一个“初级阶段”的灵魂,讽刺了两个文明的脱节和重建之路的遥远。古老的中华民族有着多元信仰的传统,但无论黄仙狐仙,哪怕是一棵大树,都可以被一些传说神化,进而成为信徒的精神寄托。在祈愿拜神仪式中,似乎与“礼来必有所求”的世俗人情有一定联系,成为民间宗教的一大特色,与西方人读《圣经》、做弥撒求灵魂救赎、滋养博爱明显不同。看看照片里的一些“神职人员”,从表情服饰到道具,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些人才是真神”。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当时民间马戏的流行反映了乡镇人民的文化兴趣,是对样板戏主导舞台的精神反叛,同时也揭示了市场机制下俗文化的生与死原因和文化基础。当地演员的环境画像包括穿着低俗衣服的女人,四肢不便或年纪轻轻辍学练功的人,只靠各种杂技来博取眼球的人,戴帽子穿球鞋裸骑高头大马的人.环境简单,夹杂着身份符号,证明了江湖底层艺人的艰辛和对抗命运的韧性。赵把握了事物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关系,使他的作品既客观又现实,构成了对整个社会现实生活的概观和隐喻。很多普通人的环境画像,让人止步于其服饰与身体符号和特定环境元素之间的形式结构和逻辑叙事关系。比如四个戴礼帽的年轻人,混着军大衣、夹克、西装、皮鞋、手工布鞋,实现了跨越时代、跨越中西的身份组合,八月桑德可以和《农民乐队》或《跳舞去》组成姐妹篇;还有仪态端庄的三个小警员,以及身着毛料“团练”制服,挺拔持枪,面容凝重,靠着一张传统村民精神的“小型张”生活的“乡团”青年战士。这样的照片不仅仅是普通的面孔,更是一个时代的人文精神,包括社会政治、经济、民俗、文化以及人性深处的黑、白、灰。作品以无声的语言表达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想去哪里”的哲学命题,需要细心的读者敞开心扉参与讨论。不要断章取义地过多谈论摆姿势是真是假。赵的肖像画作品并不是像《孩子在密植的稻子上跳舞》那样的宣传片,而是对当下元素组合的视觉取景和逻辑判断。主观形象隐含在客观现实中,是现实的抽象模型,是民族精神的缩影,是见证历史的一片。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人间乡土》中,如果背景人像部分以环境与人物之间的“周边”关系作为“浓缩”的叙事手段,日常活动的节点部分既涵盖了上述符号化叙事的逻辑功能,又加强了人物与周边呼应关系的互动行为,突出了静态照片的存在感和视觉指向。精彩的瞬间取景可以让照片的“旁白”起到对主题的点睛之笔,就像诗歌中的关键动词一样,需要仔细推敲,否则会适得其反,尤其是在影片匮乏的情况下,这是对摄影师捕捉能力的巨大挑战。不难看出,赵在现场取景和快门控制上称之为“高超”并不为过。首先,从框架的形式和结构来看,平衡充满张力;团体活动场景中,主要元素密集,很少叠加;前景背景细致得体,主题突出,没有任何马虎;锁定人物的表情、动作和事件的高潮与其说是对“决定性时刻”的及时控制,不如说是对关键特征的把握。在主题内涵上,《人间乡土》的象征性语言都散发着强烈的“土味”,这是由千百年农耕文明的基因决定的。即使我们已经装扮成城市里的殿堂和城堡,也很难从我们的骨子里抹去它们。也许这就是我们看到这些图片时感觉更亲切的原因之一。比如,那些群体的生产场景、民俗风情、宗教活动,并不是一代又一代父老乡亲的辛劳与关爱、憧憬与彷徨、自由与盲从的表情的解脱。现在的城市居民,无论贫富,都热衷于买房买房。西方人租房和旅游的消费观念很少,一定离不开地方情结。正如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分析的,我们都是社会中的个体。因为社会个体也生活在传统的社会群体中,我们会不自觉地被群体意识所困,被集体催眠,容易成为“乌合之众”。当然,上面的例子只是《人间乡土》和《乡土中国》的图形对比,更多的感受应该属于读者。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人类的行为和器物是一个民族的文化载体和痕迹。《人间乡土》中丰富的符号系统,封存了民族的精神和历史,拒绝像古村镇一样被拆除或掏空。它的意义就像一瓶老酒,越窖越香。这部电影的微妙之处以及个性化的肖像比比皆是。比如蛇头为了谋生的哗众取宠,屠夫吹猪腿的技巧,屠夫在站着的树上叼着烟准备刀的时候卖肉的“商业精明”眼神,老法师吐火球的事实等等。都是通过简单的人物服饰,简单的生产生活用具,破碎的土墙等符号体现出来的,每个人物的笑容都可以用栩栩如生来形容,展现出它的形状,更难能可贵的是,门口那群玩游戏的孩子,是在模仿“亡命之徒”成为生死结拜的兄弟,还是在现场封王?看村主自负的表情,是《水浒》文化的活翻版。国家开放之际,面对“新文化运动”,老人也不甘示弱。影片中,裹着羊肚的毛巾,嘴里叼着烟袋的老人并不比电视上的那位绅士逊色。他在现场的观众看来几乎是傻乎乎的,忍不住为这个定格欢呼!难怪《人民日报》也是以这个定格为代表的先锋精神。其实没必要多举例子。文字再长再漂亮,也比不上仔细阅读视频文字。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好看的照片更注重细节。他们邀请读者观看和参与再创作,不强迫别人接受某些立场。所以,阿不思说,你说的照片越多,读者知道的越少。《人间乡土》的定位客观,概念含蓄,手法不留痕迹,但时代主题鲜明,细节生动,回味悠长。它只是冰山一角,它的文化能量是巨大的。它的艺术性体现在文本整体符号对社会文化的总体参照上。正如胡适先生所说,《史记》中“奴婢与牛马同列”比楚汉战争重要得多,因为“奴婢与牛马同列”的细节反映了当时的真实社会状况。经验照片虽然不是现实本身,但却是现实的抽象模型。当今天的大部分古城镇都被开发成商业秀的时候,赵的《人间乡土》形象模式就成了今天“陌生人”回望故土、重拾自我的精神皈依。张爱玲说:“对于不会说话的人来说,衣服是一种语言,口袋剧是随身携带的。”好的照片虽然无声,但会向严肃的观众敞开心扉,上演一场符号组合的“戏”。它只是还原了历史现实,展示了人性的本质,展示了民族精神,借助不同的视角和思维来判断相应的文化价值。有人说名人的形象属于个人传记,普通人的形象属于社会学。切入社会外围神经的《人间乡土》,无疑成为“原生中国”形象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摄影 赵利文

摄影赵

特别说明:《人间乡土》前言标题《我看赵利文的人间乡土》是2019年9月6日的初稿,2019年10月6日修改定稿为《人间乡土,一坛窖存民族精神和历史的老酒》。后来由于疫情等因素,印刷时间一拖再拖,导致一稿误定稿出版(终稿比初稿多一千多字)。难免会有些许遗憾,所以我道歉!康国生(自由摄影师、影像评论者、撰稿人)文章经授权转载于“纪实影社”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2027.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