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产什么茶:生活记忆10 |摄影师娄定河:留下一张红镇老街不可复制的照片

新闻资讯 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梁嫣佳 张新燕 特约记者 张洪斌 后期 张泽红 江勇 14 浏览

小编导读: 摄影师楼定和虽然不是虹镇老街的居民,但他说这些年在拍虹镇老街不光是拍照片,一方面也了解了这里的历史,也认识了不少人,留下了很多棚户区不可复制的画面。

66岁的摄影师娄定河不是红镇老街的土著。但是自从80年代洪镇老街要拆迁的消息传出后,他就把镜头更多的转向了这个地方。因为我家不远,骑自行车上班总会路过。我从一开始就不敢进去,点点滴滴拍了几张,直到早早退休,调养身体。2009年底,他下定决心要好好记录这个区块。起初,有些人不明白。怨声载道的居民不允许他开枪,认为这是在愚弄他们。他不为自己辩护,但他跑得更勤。时间长了,居民熟悉了,顾忌就少了,从邻居那里得到了很多帮助。“红镇老街是上海有名的穷区,很苦很乱,名声也不是最好的。会拍照也是一段缺失的历史。我关注的是人们不关注的历史,这促使我每天都去拍摄。”他一张接一张的给这个上海最大闹市区的棚户区留下了很多珍贵的照片。“我昨天翻了一倍,为什么有那么多,那些人,那些建筑,他们被迷住了,米糊了。”

摄影师娄定河。本报记者许海峰地点:上海市虹口区档案馆时间:2018年3月28日澎湃新闻:介绍你到虹镇老街拍摄?在楼定和:喜欢摄影的时候,想到拍老街的印象,就拿着相机看洪镇老街,因为住在这附近有点印象,但是很少拍照。那是1980年,我骑着自行车来散步,之前真的不敢进去,因为里面的巷子很深很厉害,而且是工作,片子也挺紧张的,就在单位用片子拍了两张。后来在报社上班,有个小任务要拍两张,这个片子要交。后来提前退休后,买了相机,养了身体。2010年,2009年底,我决定去红镇老街拍。为什么?红镇老街是上海有名的穷区,很苦很乱,口碑也不是最好的。会拍照也是缺乏历史。人们不关注历史。我很重视,这促使我每天都要拍照。过马路拍一点,然后再拍。我拿着相机,看着天气变化,注意时间,去红镇拍摄。

2013年10月红镇老街夜景。澎湃新闻:与其邻国的关系是如何建立的?楼定和:在洪镇一带拍照,周围北街、张桥路、老街的各种人都有点认识。那些赤膊上阵,在他家的,都能拍照,名字也知道,都知道是哪里来的。认识的人很多,总会跟我说“好日子不要拍照,下次下雨天拍照”。我说“好吧,要下雨了(来)”。“下雨时,天空升得很高。你敢开枪?”怎么能不敢呢?下了一场大雨。本来是我不敢出门的。带了伞,换了凉鞋,来到洪镇拍摄。一路过来,一路拍进去。在洪镇,这是第一次在这种天气去。天很黑,下着雨,非常黑。我撑着伞走进去,水到了大腿,人孔里的污水溢出来了,挺恶心的。去人家家避雨一会儿,然后拍几张照片。泼水时有哪些镜头?等到雨停一点。时间久了,他们以为你一直来洪镇,他们也认识你,所以什么都不怕。后来,他们看到我也送了一些水和饮料。“这么热的天这么冷的天很难拍”。有时候我们一起吃饭,和他们关系很好。真的是很久了。我也遇到过他们有病。我买了一些水果给他们。他们非常感动。“你跟我们拍得那么好,大多数人都拒绝这样。”有时候拍照的时候,他们很乐意给他们印大照片。

下雨时,彩虹镇老街的排水很成问题。2012年后,楼定河认识了曲永发(洪镇老街的藏书家),搬家时在他家拍照。我可以在他吃饭炒股的时候给他拍这样的照片。他们在拍摄后不久就开始行动。有时候我过来拍,他看到自己房子在动的照片。他们有些人看到了,让我过去拍,包括巷子里搬沙发的时候的镜头,阳光很好的时候,背光下的孩子。有三张照片,孩子们离开了老街,老人仍然面朝里,仍然记得走进去,有一个中年人住在裂缝里。这三张照片真的挺有象征意义的,红镇老街的场景。

2012年8月,曲永发(中)在巷子里和邻居聊天。澎湃新闻:有没有因为建造和提供图片而被拒绝的时候?楼定和:会有一些居民抱怨说,“你拍什么?”不允许开枪。他只是阻止了,我就不拍了。包括我有一次拍到了一个人在洪镇老街上倒厕所,虹口档案馆的书里用的。当时我妈很了解我。她看到了我一直在拍的东西。她说:“快点拍一点。以后也不会冲厕所了。”。有些懂事的人会对我说“你拍一些照片,以后就拍不了了”,我就不解释了。我想拍洪镇老街的典型场景,比如洗澡。我在这里296弄(红镇老街)洗澡。想想张桥路有没有洗澡。我就去张桥路拍。那天已经很晚了。我路过,看见一个人在洗澡。我不认识他,也不太了解他。我说:“哦,老先生,我能给你洗澡照张相吗?”“好!你开枪。”我想拿给我,因为太黑了,我用手电照了一下,他说:“随便你。”。我把三脚架收起来,然后用手电照了照。拍戏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人怎么会同意我?人们讨厌拍照。他洗完澡后,跑进了一所房子。原来他老婆跟他说“这个一直拍照的人帮我们孩子拍照”。

2016年7月,张桥路190号门前“热战”。楼定和摄影礼貌澎湃新闻:谈老街的人情味。楼定和:有时会在红镇老街拍照,刚来的时候他可以在那里走6个小时的路,刚来的时候他会花6、7个小时聊天2、3个小时。他们看到我,就坐一会儿,商量怎么办。他们认识我。有时候家里的门牌号给我。上面有红镇老街的字样。家里一个老牌子一张新卡给我。“做个纪念品,拿去。”然后我给他们家拍几张全家福。包括像这个这样的门牌号(虹口档案馆收藏的),我一个个带过来。来拍照的时候发现哪个门牌号没有住户,就挖了下来。我用口袋里的钻头把它摘下来,收集了很多这样的东西。(虹口档案馆收藏)这个柜子前两天刚交上来,叫人好好的,跟人商量了一下,然后带过来的。包括后面的桌子,别人家的空花篮桌子,还有盆架。我在一个非常黑暗的房子里找到的。我说:“这个盆架只在这个地方用,新房里没人需要盆架。”这样跟人说,收藏。

2018年3月,搬迁和拆除工作正在进行。大声嚷嚷,提供图片都是慢慢拍的,积累了不少。一开始我以为是60G的照片,现在不仅仅是几张,不可思议的照片。昨天翻了,饭糊了。老街上光影太多。原因越来越多。为什么都有?以前拍的时候都忘了什么时候拍的好了。现在,看看里面原来的生活。仔细看看这个人是谁,那个人是谁。他们都认识,都记得。也就是说,我不仅仅是在拍红镇老街的照片,更是在了解红镇老街的历史,认识很多人,留下很多红镇老街不可复制的照片。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2015.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