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福建水饺做成:景洪 让你吃到有图案的热带小镇

新闻资讯 3 浏览

小编导读: 澜沧江流经西双版纳首府景洪时,展现出的是它温婉的一面。江面宽阔,流速平缓,经常像镜子一样折射出城市的倒影。澜沧江把景洪一分为二,一边是在花巨资为游客打造的告庄

澜沧江流经西双版纳首府景洪时,显示出它温柔的一面。河面宽阔,流速平缓,常常像镜子一样折射出城市的倒影。澜沧江把景洪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高庄西双景度假区,投资巨大为游客而建,另一部分是风格简约的老城区。我没有选择住在高庄,那种散发着网络名人风范的地方,而是在一个有些“土气”的古镇定居。离我想去的热带花卉植物园、曼宁公园等地不远,也靠近滨江夜市,生活气息浓郁。澜沧江畔 本文均为 刘华 图

这篇关于澜沧江两岸的文章全是刘

夜幕降临时,老城区最热闹的地方是河边的夜市。我像酒店里的当地人一样穿上短裤和人字拖,步行了十分钟,来到澜沧江高耸的防波堤上方的河边夜市。与美味飘香,夜色温柔高庄的“东南亚最大的夜市”相比,滨江夜市目前有些过时,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它的吸引力所在。你总能在这里找到怀旧的氛围,甚至一些神奇的不真实。夜幕降临,摊位很快就摆好了,大部分都是卖同样便宜的衣服、手工艺品和小百货、手机配件等。但其中也有一些不同种类的存在:在这里,打着“辽宁前山第一卜”幌子的男子正在吐莲花,给一个北方口音很重的路人一种不好的生活。在那边,天知道一辆报废的旧车是怎么被带大的,旁边放着一件二手古董。在他们旁边,三个穿着大白袍的巴基斯坦人在载歌载舞,一个击鼓,一个唱歌,一个跳舞,角色经常轮换。这三个人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只要他们好奇,就可以和你聊天,卖手鼓、他们乐队的CD和正在进行的现场表演。除了卖货,一些摊点还提供真人服务,剪耳朵和画指甲来制作睫毛手机膜,纹身在傣族人中很受欢迎。但是,任何夜市最受欢迎的一定是餐饮,这里也不例外。夜市最受人欢迎的地方:美食

夜市最受欢迎的地方:食物

用餐区位于夜市的两端,是大多数顾客出入时经过的地方。摊位主要是烧烤或饮料和甜点。摆摊的一般都是夫妻二人,一个人在前面向顾客收钱,一个人对着座位在火炉前做饭。我选择了一个看似热门的家庭坐下,入乡随俗,看着食材点菜却没有菜单:烤罗非鱼、烤猪皮、菠萝芒果糯米。老挝啤酒刚灌满的时候,一股凉风从河面上吹来,温热而淡而无味的啤酒似乎瞬间变得微滑。过了一会儿,菜上来了。突然香味充满了我。热带烧烤香料为食物增添了不少色彩:在罗非鱼向上的一面,辣椒粉完全渗透进了肉里,再加上下面酥脆而富含脂肪的外皮,香茅使终点味道大增。包包烘焙是西双版纳特有的烹饪手法,——。配料包在香蕉叶里,火上烤。带植物香味的猪皮,全是用自己的油和调料拌成的酱,风味浓郁,层次分明。吃了一堆烤虾,贝壳蜗牛,菠萝芒果糯米及时出现。糯米黏腻丰满,结合了菠萝的香甜,芒果的清香,椰奶的浓稠爽滑,是最适合的主食。装满菠萝的米饭很快就被吃光了。罗非鱼

罗非鱼

甜品摊不需要明火,要靠功夫的准备。一路上多次看到宝鲁达的标志。这次直接点了一个:有两片吐司用冰块浮在椰奶基上面,因为烤出来的面包还是焦脆的,西米和木薯冻的味道比较奇特。以下热带水果片让椰奶的味道非常清爽。我接过来边走边喝。在我旁边,门口排队的迪斯科舞厅里有快节奏、高音量的摇滚。远处,高庄西双塔林立的高楼倒映在静谧的澜沧江上。在水里,有人在浅滩上摸索发电站。微弱的光线反射出他们的轮廓。在菜市场,像个植物园的清晨,由于突如其来的雷雨,我暂时被困在某个屋顶下,于是我有机会欣赏城市风景:道路两旁高大椰子树顶端的树叶几乎连在一起,给整条街道带来了热带地区所需的树荫。街上来往的摩托车比汽车还多,路边的大排档还没关门。昨晚,酒局的两桌客人还在继续。雨后,我来到西双版纳最受欢迎的市场景洪农贸市场。凌晨两点开业的室内批发厅,大部分都在这个时候关门了,后面的零售部分刚刚上架,迎来了包括我在内的第一批客人。走道旁边和入口处的水果区首先让人在早晨感到美丽。香蕉作为热带的优势物种,以霸气的样子出现:不是一根根分开,而是中间用粗杆挂成整串,仿佛还生长在热带雨林的树上。几根不同品种、大小、颜色的弦,就像主人背后的植物背景墙。摊主经常拿起锋利的刀,根据客户的要求,拿起刀就砍。除了香蕉,摊上还有一个枕头,切成两半,露出金黄的菠萝蜜,果肉饱满。旁边还有更多品种:蛇皮、莲雾、番石榴、椰子、番石榴、火龙果……大部分热带水果不受季节感影响,一年中任何时候都能让人享受到甜甜的味道。剖开的菠萝蜜 

切开菠萝蜜

香蕉被宝藏覆盖。除了水果,花和叶子也可以吃和用。香蕉叶比较常见。它们和各种食物一起烘烤,它们的香味可以去除鱼腥味。当用作糯米的食品容器时,其表面的蜡可以克服糯米的粘性。香蕉花只能在热带地区看到。浅粉紫色的水滴形状有点像未开放的莲花的花蕾,但要大得多。南瓜花

南瓜花

花是可以吃的,对云南人来说并不新鲜。在景洪,据说有100多种可以吃的花。环顾四周,我看到了曾经吃过的西葫芦花、南瓜花、茉莉花、苦刺花、海苔花、芋头花,这些都是我从未见过的。我用手机上的软件知道他们的名字。“识别各种形状的花”应用程序,平时只能在丛林和植物园使用,在西双版纳的菜市场可以施展才华。经过一番询问,我想通了怎么吃。海带花和南瓜一起熬汤,清热凉暑,把茎切成小块,用泡椒炒熟,是一种吃的神器。红烧芋头花和炸茄子是很受欢迎的家常菜。听着这种做法,我的眼睛仿佛看到了这三种菜在戴家院子里的餐桌上热腾腾地端上来。芭蕉花

香蕉花

市场上到处都是丰富的颜色。刚摘下来的各种辣椒堆在一个摊位上,有深红的,有大红的,有橙的,有橙的,有绿的,有墨绿的,和色谱一样丰富。虽然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辣,但对于当地人来说,它们的用途就像是在不同的场合穿不同的衣服,有严格的规定。旁边是另一种流行的时令食品,——蘑菇。虽然颜色没有辣椒那么鲜艳,但同样引人入胜。其中,松茸因其名声而被公认为中国的高档食品,但在懂货的云南人中却不是最受欢迎的。这里的主角恐怕是各种鸡白蚁,被称为“细菌之后”。青鸡杉、黄鸡杉、白鸡杉不仅颜色不同,而且吃的也很多。另外还有牛肝菌、肝巴菌、棕榈菌,还有吃不好能“见小人”的绿手.这个时候是菜市场最忙的时候,不管是客户还是摊主都没有时间回答我的问题,我又要向手机软件求助了,但是花软件在木耳面前不是很亮.市场的丰盛

市场的丰富

汪曾祺在云南生活了很久,并没有去过这里的菜市场。他说:“你看生鸡鸭,新鲜水瓜菜,红辣椒。他们很热闹,很拥挤,让人感到一种生活的乐趣。”。在景洪的农贸市场,我也感受到了王老所说的“生活的乐趣”。此外,我还走进了一个热带植物园,上了一堂令人大开眼界的自然历史课。当出城寻食走出市场时,我四处寻找适合做早餐的糯米饭,这是傣族的传统食物。"去寨子,可以吃正宗的糯米饭."鲁豫当地的人给了这个建议。他跟我说,曼赫纳古村落外面有个糯米,很正宗。曼赫纳古村落据说有一千年的历史。当地人说,辉煌的大金塔曾经矗立在这里,但现在风景早已远去,无法想象过去的样子。古村门楼外路边有一排小摊,山寨味很浓,一眼就看到了我要找的糯米。虽然是一个简单的只能拿出来的路边摊,但是摊主面前有很多人穿着红色的傣族传统服饰,上面绣着刺绣。流程是先买糯米,然后在不锈钢锅里选自己喜欢的配菜。点了大概两个半份的米饭,要了两块腊肉,腌酸笋,某种腌海苔,酸豇豆,辣豆皮。米饭摊在透明的塑料袋里,各种配料覆盖在米饭上。糯米摊旁边是个小饭馆,我点了碗鱼饵,找了个座位。鱼饵汤鲜滑,糯米软糯,各种配菜浓烈刺激。这样简单的一餐充满了活力,比不远处五星级酒店的高级自助餐还要好。糯米饭的配料

糯米的成分

向南开,很快经过一个繁华地段,就是基诺乡的市场。1979年,居住在这里的基诺族被确认为中国第56个民族。在一家商店里,一个戴着白色亚麻绣花帽子的男人正在专注于编织。他拿着的不是丝和针,而是藤和竹的坯料,周围是他制作的各种成品:一个篮子,一个饭盒,一个盘子,一张小桌子.几乎所有这些都与饮食有关。门外,烤架上鲜红色的西红柿被烤得黑黑的,发出咝咝声。烤好的软番茄去皮,与小米椒、石灰等配料一起放入竹臼中捣碎,就是西双版纳餐桌上无处不在的“米楠”。我坐下来休息,并命令米楠匹配烤竹笋。烤竹笋去掉了涩味,但留下了甜味。一秒钟前,我还在欣赏它与米楠的独特比赛,但在米楠辛辣的耐力面前,我立即被打败了。还好点了一个冰镇椰子,用吸管吸了几口,终于盖过了一些辣味。烤番茄

烤番茄

在韩猛镇橄榄坝旁边的路边摊上,“老挝冷拌”的标志让人感觉比烟熏烤箱更宁静。店主在我和说老话的厨师之间翻译后,我点了果冻和芒果。冷芒果是绿色的芒果,有花生和许多新鲜的热带香料。果冻是从西红柿中提取的丰富果汁。它们的共同点是加入许多冰块来冷却食物。说实话,这个下午茶对我来说并不好吃。食物太酸,西番莲果汁太甜。在暑气稍消的傍晚,我一路驱车来到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进入了郁郁葱葱的植物王国。看完雨林里的各种蕨类植物,看完香蕉园里挂着的花果,搞清楚香蕉花果是怎么长出来的,日落之后穿过连接植物园出口的吊桥,上了河边的戴楼欣赏风景。此时,索罗河展现了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刻。夕阳染红了天空,一艘小船由近及远成为水面上的剪影,在壮观的场景中显得极其渺小。植物园让人身心宁静

植物园让人心情平和。

一盘油乎乎的香蕉花在最后一个天窗被吞了下去,在我面前“打开了”。它内部的质感和层次在市面和植物园里是看不到的:每一层的颜色和味道都略有不同,从外表的韧性到里面的脆性。我不知道我以前见过的几十种蕨类植物中的哪一种,但我觉得又嫩又滑,这是其他绿叶蔬菜所没有的。用大米进口很容易。从市场,到植物园,到眼前的餐桌,似乎植物和食物的距离从来没有像西双版纳那样近。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979.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景洪 西双版纳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