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人:陶舞剧院新作《10》上海演出怎么样 修身养性 内观闯天下

新闻资讯 澎湃新闻记者- 徐明徽 4 浏览

小编导读: 你的身体在发生着什么?如何与外界发生连接?一声梵音,舞者倾泻而出。“陶身体”的舞者以身体的百转千回寻寻觅觅,去追寻时间的源头;他们唤醒身体,内观自己外视空间,

叶涛和段妮(02:52)你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如何与外界联系?随着梵语的声音,舞者们涌了出来。“陶体”舞者通过身体的来回转动来寻找时间的来源;他们唤醒身体,观察他们的外部空间,向生活提问。10月17-18日,陶氏舞剧院将携其数字系列《9》和《10》来到上海,并在SAIC上海文化广场上演。舞者用舞蹈来表达生命的无限价值,也向世界展示身体的意义。作品《10》。本文所有剧照来自陶身体剧场

工作《10》。本文中的所有剧照都来自陶舞剧院

今年疫情期间,编舞叶涛印象深刻,创作了《10》。“今年的疫情是一场狙击,世界比想象中更加脆弱,人与人之间的焦虑、孤立、孤独成了一种群体状态。人在命运面前真的感到无能为力。《10》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并直接指向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叶涛邀请了十名舞者一起完成这项新工作,他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形阵列。《10》舞台全黑,中间只有一根光柱。主创作者将“10”拆分为1和0,其中1为光柱,0为圆圈中的舞者。舞者们以不断旋转的舞步,传播着个人旋转和集体革命的轨迹,共同表现出包容和接纳。随着时间的推移,舞者开始从内脊柱的螺旋舞蔓延到手肘甚至指尖。在开合的漩流中,十个舞者的手交织在一起,仿佛火焰在燃烧他们的身体,强大的能量连接让整个空间充满了生命仪式。作品《10》

作品《10》

旋转是宇宙万物的自然运动。作品通过舞者聚散的循环舞蹈,勾勒出一个人类原始的篝火寓言,如人与人之间世代紧密联系的情感共性,期待生命的轮回和生命的无尽。“圆”这个概念的起源,来自于东方思想启发培养出的圆运动的原始体能训练体系。东方的思想背景来源于对空间、时间、自然的秩序和变化的观察,这种观察回归到人类的社会活动中:一切都是有序的、和谐的、往复的。但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中,把宇宙中的一切都看作是一个循环的一部分,并产生了相应的时空观。圆圈的象征,这是一个中国的比喻,从未脱离中国人的生活。中国的武术和戏剧,建筑和书法,观察和观察事物,每平方英寸都有一个圆圈,充满了整个东方文化。我们把世界概括成一个圆,这个圆就会不停地运动,然后一切就都诞生了。东方人身体最大的特点就是兼容。造型通过“画圆”把身体的每一个点都发展成对指南针方向的诠释。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能生出一个画圆的点,画出不同的线,探索出一条圆的规律,形成身心内外空间的联动。舞者在作品《10》中不断用身体的不同部位画圆圈,圆圈交换在一起形成波浪,波浪就像一滴水落入水中,不断地、无休止地流动,形成身体之间无休止的互动对话过程。身体变成耳朵,变成气息,用身体的每一寸去观察,然后和整个场景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凝聚成一种巨大而深刻的情感。作品《9》

作品《9》

陶的身体已经在一个团体里呆了十二年,而舞蹈团的创立者段妮则从未改变她对身体的纯粹探索。“跳舞,不用照镜子也能看自己。自省是通向自我的另一面镜子。见鼻,从鼻观心,观心中,无限自观,身为庙。”叶涛说。作为舞者,传统的训练方法是对着镜子练习,你看到的永远是镜子里的自己。叶涛提出了“自省”的概念。他相信每个人都有唤醒自己的能力。当你一步一步往里看时,舞者剥离了外部环境,开始清晰地感知自己的身体。“你知道身体要去哪里,手和腿被举到哪里,能唤起多少个角度,你的后脑勺、脊柱和脚跟能跳舞,你知道它在那个空间里连接着哪些外部位置,还有你的内部,作品《9》

作品《9》

陶冶的观念改变了段妮。“他在用更深层次的方式让别人知道我们在跳舞。我们不仅仅是在表达我们眼中看到的东西,而是在用我们内心的力量和意识来支配我们的身体。”段倪说,陶身体的训练馆弃镜了。“我们告诉舞者,你会有两对眼睛,一对是内眼,一对是外眼。当你跳舞时,你会清楚地感知你身体的每个部分在哪里。这是一种有意识的训练。叶涛表示,这一观点也受到了段妮的触动她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秃头女舞者。她说头发会干扰她,我很感动。我剪完头发后,发现我们后脑勺有个盲点。我们通常是通过镜子来反映我们的外在状态,但是你后面看不到,所以很容易忽略,我们太依赖这种观看了。但实际上,没有正面也没有负面。你真正表达的,只是你自己和你与外界的关系。”“人有很多种感知,如视觉、听觉、味觉、触觉、意识等。这些感知是分不开的,它们是一体的,如果你把它们一个一个唤醒,就不用靠镜子了。"叶涛强调,“圆周运动”的概念不是观察,而是通过内省的过程获得你周围的一切. "我的角落可以感知很多细节,可以让整个空间366。身体在流动,所有的细节都发生在一条曲线上。你要转到另一边才发现它的空间感不一样。它被隐藏和包装。所以,我觉得自省就像把自己变成那个点。点就像一个黑洞,可以无限吸收外部的能量和意识。“如何获得这种内心的看法,段倪说“理性”和“专注”是他们每天都在强调的。”这两点是我们跳舞所必须的。我们必须理智。理性之后,我们可以专注于你的每一个瞬间,然后我们可以控制自己,专注于极致,然后我们就会有向内看的能力。“对于所有经历了半年多疫情的人,叶涛希望作品《10》能够唤醒和引领人们重新审视自己,审视世界,审视人性,最终带给每一个进入其中的人长久而深刻的触动。工作《9》是叶涛关于生活的问题。生命从何而来?去哪里?仰望星空,众生皆苦,而低头看脚底,人生尘土飞扬。《9》开场,舞者们自由起舞。每个舞者的身体都不一样,但每个人都有一套动作逻辑,这就是生命之舞。从生到死,舞者们表演着每个人的轮回。”在我看来,极简主义和极端复杂并存。只有不断锯穿两极,才能凝聚其中蕴含的绝对纯净。”叶涛说。舞者身体的每一寸都在画一个圈。一个动作出去,一定会回来。每一转都是一个问题,下一秒都是一个回应。叶涛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混乱”来寻找源头,寻找自己与周围环境的关系,以及如何面对这些关系。九个舞者看似无序,却以独立的身份创造秩序,就像生活是凌乱的。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969.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陶身体 10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