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福建复读:满江《进化论》:需要拆桌椅

新闻资讯 4 浏览

小编导读: 听满江的《进化论》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在用音乐画画,建构一个空间,捞水中月,找回清醒前最后一个混乱梦境的痕迹。音乐被他当作铆住时间的超级工具,并赋予其超出音乐的功

在满江听《进化论》,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在用音乐作画,在构建一个空间,在水里捞月亮,在醒来之前找到最后一个混沌梦的痕迹。音乐被他视为抓住时间的超级工具,赋予它超越音乐的功能。可能实现不了,但值得投入。歌手满江成为音乐家满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他作为歌手活跃的时候,歌手和音乐人是有明显区别的,很少有人能跨越。如今,这道坎不再像以前那样难以跨越。不断萎缩的唱片业为音乐人创造和制作释放了空间,技术进步推倒了录音棚和音乐人建造的昂贵壁垒。独立音乐人的道路不再是艰难狭窄的道路,而是一种选择。满江选择这条路并不是什么壮举,只是出于爱。满江新专辑《进化论》

满江新专辑《进化论》

《进化论》是他一个人作曲编曲,大部分歌词都是他自己写的。有明显的优缺点。换句话说,性格鲜明,不会在默默无闻中迷失。在所有的元素中,满江写的旋律最优美。想象一下如果把所有的编曲都去掉,这些歌曲会有多平淡。微弱的男声在昏暗的灯光下在广场舞台上翩翩起舞。他的声音也是封闭的,不流露出情感,不流露出个性,和旋律一起是音乐中最低调的存在,等待编曲人像烟花一样绽放。合成器和弦乐的结合是最好的部分。由鼓、打击乐、低音管和电音组成的节奏是所有歌曲的灵魂,仿佛魔术师出现了,在耀眼中把旋律和人声劈向空中。

专辑中间部分最过瘾。《奇幻术》,大提琴升起,迪士高球马上旋转,放克的节奏停不下来,舞池的深度沉溺在接下来的《寻光记》。电音就像一个巨大的舞厅里到处都是灯泡,尖锐的声音反复穿过后脑勺。小提琴和合成器离得很近,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人声的歌唱部分小心翼翼地走过,努力不破坏对称的平衡美,以近乎完美的状态结束。

然后《失忆》放弃了完美,跌回了低机械节奏和弦乐交织的谷底。这首歌的美感来自于极简主义的反复与嬗变所创造的古典建筑,但并不止步于建筑的内部。喧闹的画面过后,真正的黎明到来了。小提琴配合得很好。他们爬上格子,稳步前进。美丽的旋律响彻天空。最后的光电子就像最后的暗淡星光,隐现在群山之上。

10月17日、11月7日,《双城记》将在北京、上海蓝注上演。听说要拆桌椅,跳了一晚上的舞。听《线索》,你就知道要拆桌椅了。之前,梦的朦胧在不断增强的电子鼓中解体,整条河的歌声和呢喃都被吞没在节奏的漩涡里。唯一幸存下来并发出光亮的声音是黄铜的电声,“门开了”。

第一首歌《少年》和最后一首歌《黑鸟》是首尾相连命名的。《少年》,简单的MIDI音色,迈着最轻快的步子,再一次与中年少年的自我肩并肩。《黑鸟》的电吉他就像中年的烦恼,有时遮天蔽日,有时又有几分美好。在最后一分钟的轰鸣中,传统摇滚乐的配器就像是壮年时的情形,一切都井井有条。但仔细听,合成器会发出轻微失真的不和谐声音,蒙上一层阴霾。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881.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满江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