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产名茶是什么:人生记忆2 |上海淮剧:艰难的乡愁和最后的坚持

新闻资讯 澎湃新闻记者-许海峰张新燕梁嫣佳特约记者张洪斌实习生魏克鹏后期张泽红江勇 7 浏览

小编导读: 2009年8月,杨子第一次走进上海新兴淮剧团的剧场,并做了大量的采访记录工作。9年过去了,民间戏班的数量不断减少,处境艰难,班主们也无力为了吸引观众做更多努力。

杨紫,博士,上海艺术学院副研究员,2009年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二年级博士生,专注于视觉文化研究,选择上海剧院作为研究对象,包括上海戏剧艺术中心、下河米仓、民间淮剧杨司剧团。其中,民间怀剧团的演出和剧场成为杨紫论文中一个非常独特而重要的部分。“从剧场的制作发展、剧场的现场表演和文化生态来探索一个城市的文化发展和社会变迁,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挑战。有必要从跨学科的角度探讨戏剧与社会的关系。”

2018年5月,杨紫在上海艺术学院工作。张红彬2009年8月,杨紫第一次走进上海虹口区瑞虹路新兴怀剧团的剧场。在第一份野外日志中,她写道:“2009年8月17日下午3: 30,天气:雨转晴。下午,阚文(杨紫的纪实朋友)带我去了瑞虹新城附近的苏北人聚集区,这是一个破旧的住宅区,与周围的高层建筑和现代商业建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走在狭窄的小巷里,我不禁担心这个社区的未来:一旦被拆除,这群居民会去哪里?在这里上演多年的民间淮剧是否面临永久谢幕?剧院位于一个破旧的大厅里,舞台狭窄,正在上演一部古装剧。舞台左边坐着一位负责提箱的老人。阚文说,2002年他来拍纪录片的时候,老人已经88岁了。七年过去了,老人应该95岁了,气色也不错。舞台的右边是三位钢琴家。看到我们走进主房间,小提琴手和在舞台上唱歌剧的演员都把注意力转向我们,但他们嘴里唱的歌剧和手中演奏的音乐仍在继续。三四个演员上台表演,丫鬟小姐轮流。浓妆艳抹之下,可以看出演员已经过了中年。红色的窗帘上满是灰尘,两年都不是灰尘。负责行李箱的老人旁边有三个老式的木盒,顶盒的一面用粉笔写着“周桂香”几个字,大概是一个演员的名字。手提箱上放着一块写着“二梅”的小黑板,这应该是今天下午这出戏的题目。剧场空间不大。观众席有六七排椅子,能容纳六七十人。演员们在舞台上唱歌,有十几个老女人和一个老人,都是60多岁。他们对我和阚文两位外宾很好奇,目光从台上转向我们。

90年代初,淮剧演员在后台准备。本报记者许海峰在拍摄纪录片时,发现了一位认识的中年男子。他显然记不起简文了。简文尴尬地摘下墨镜。几经启发,中年人终于有了记忆。当阚文把我介绍给他,并告诉我“我对淮剧等地方戏感兴趣,想写一本关于它的书”的目的时,那中年人转向我,笑着皱起眉头说:“没什么可写的。”阚文询问了剧团目前的经营情况。他指着零星的看客说:‘你们都看到了,根本没钱。’"

位于瑞虹路1号的上海新兴淮剧团剧场,就“藏”在一个棚户区的小楼之间。张红彬的画面显示,11年过去了,上海每天都在变化,民间剧团的数量在减少,新冠肺炎疫情对剧团和观众产生了直接影响。目前新兴的淮剧团只是断断续续的表演。观众人数没有增加,但是各自的年龄更大。班主无意结束剧团,也不打算多下功夫吸引观众。相比之下,2018年5月,当杨紫和《晨报》谈到民间淮剧时,剧团的情况就更好了。杨紫老师谈到了上海民间淮剧的发展和辉煌时期,也对民间戏曲群体的生存困境及其保留价值,以及更广泛意义上的城市发展对情感和记忆的尊重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地点:上海艺术学院时间:2018年5月17日,澎湃新闻:,请介绍一下上海淮剧的起源和演变?杨子:的淮剧发源于淮河流域,在苏北之上,即今天江苏的阜宁、盐城、淮阴。它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1906年淮河泛滥,于是大批难民沿着京杭大运河南下,来到苏南、上海谋生计。其中,淮剧艺人把他们的燕淮剧带到了上海。19世纪中叶,苏北人开始迁往苏南和上海,不得不从事艰苦的工作或低水平的职业,而当地人由于教育水平低和缺乏专业技术而不愿意从事这些工作。因此,淮剧早期的观众主要是从事冶金、纺织、手工业、交通、码头等行业的穷人。他们也主要生活在黄浦江和苏州河沿岸的码头,以及城市边缘。因此成为社会偏见和歧视的对象。“苏北人”被“污名化”的历史是在移民南迁的背景下开始的。

90年代初,淮剧的观众人数和剧场面积都比现在好很多。《人民日报》记者许海峰表示,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淮剧的地位迅速提高。这与淮剧的主要观众————名产业工人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的迅速提高密切相关。但也有学者认为,淮剧在新中国迅速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当时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总理的故乡是淮安,淮剧的发源地之一。周恩来总理的个人魅力也为淮剧在新中国的政治和社会地位的提高做出了贡献。上海解放后,淮剧边缘剧场的地理分布也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市区各大剧场都向淮剧开放。此外,政府还设立了专门从事淮剧表演的剧院。例如,1957年,上海市文化局在北京东路设立金城大剧院,作为淮剧的专用剧场,周恩来总理亲笔题写黄浦剧院。1950-1960年代,新中国的“戏曲改革运动”被称为“三大改革”(换人、改制、改剧)。一些民间戏班转型为国营戏班,戏剧转型同步进行,涌现出一批优秀的传统剧目和现代题材剧目。然而与此同时,一些传统戏剧被禁止,导致一些剧团没有戏剧或因戏剧单调而被迫解散。之后“文革”给淮剧带来了灾难,不管是人民淮剧团还是民间剧团。

2018年5月,新兴淮剧团老板娘做完家务,迅速化妆,马上轮到她上台演唱。据张红彬介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上海民间淮剧团开始复兴。其中一个原因是,1984年,国务院颁布了相关政策,放宽了对人口流动的限制。这项政策为改革开放后苏北新一代淮剧艺人进入上海提供了可能。同时也为剧场提供了新的观众。此时,苏北人的刻板印象在上海社会依然存在,因此出生在上海的苏北移民后代将抛弃苏北文化,融入上海主流文化,以此作为摆脱偏见和歧视的主要途径。这一时期,观众的老龄化和苏北新生代移民的后代对本土的观念越来越淡薄。换句话说,他们不会去淮剧。此外,20世纪80年代,随着影视产业的发展,大众艺术欣赏的渠道和倾向多样化,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上海国有剧团面临着新一代淮剧观众缺乏造血机制的困境。作为上海唯一的国营淮剧团,早在80年代初就已经面临这个熊市。90年代初,观众流失日益严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上海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制造业的整体搬迁,留下了大量的下岗工人,其中淮剧观众占有一定比例。有些老观众退休早,付出少,消费能力低,所以淮剧市场更是萎缩。

90年代初,淮剧团的观众。与上海淮剧团市场萎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本报记者许海峰是上海民间淮剧团。由于地域分布广,票价低,民间淮剧团反而开始进入市场。苏北民间淮剧艺人在苏北人聚集区设立各种简易剧场,吸引苏北观众低价入场。因此,在80年代后期,新生代移民和老一代移民观众共同构筑了这样一个景观,上海民间淮剧团在90年代蓬勃发展。鼎盛时期,上海的民间淮剧团多达17个。然而民间淮剧团的兴盛并没有持续多久。21世纪初,民间剧团开始衰落,具体时间是2003年。那一年,非典在我国发生,是民间淮剧团兴衰的分水岭,但并不是其衰落的绝对原因。观众的老龄化和城市拆迁重建运动,对民间淮剧团的生存造成了致命的打击。根据2001-2007年《上海统计年鉴》的统计数据,可以得出2002年和2003年是1996-2006年上海市拆迁户总数最多的年份,也是苏北人主要聚集区杨浦区、虹口区和闸北区拆迁户总数最多的年份。因此,城市改造运动或者说资本的空间运动,对民间淮剧团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它把大量观众搬到了郊区,造成了观众的严重流失。与此同时,分布在苏北人聚集区的这些剧院也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

新兴淮剧团剧场原是仓库,受演出收入下降的影响,内部根据需要不断调整改建。澎湃新闻:张红彬民间淮剧班有什么特点和独特之处?如果不是受客观原因的影响,为什么能对年纪大的观众那么粘?杨子:在民间剧团的剧场里,看与演的互动在演出之前、之后、期间无处不在。观众进入剧场,演员开始喝茶,与观众互动,连接感情。这样的早期情感联系,其实是为他在表演中的互动奠定了情感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互动表演。什么是彩票?其实就是给小费的意思。演员在表演的时候,观众可以因为被剧情感动或者表达对演员的爱而上台把钱给演员,所以演员在表演的时候,不会因为抽奖而打断他的表演。所以看和演之间没有第四堵墙,剧场里的戏剧表演永远处于自由不间断的创作过程中。

20世纪90年代初,观众为演员演奏。《The Paper》的记者许海峰说,每次去剧团看戏,做调研,也是想拿奖。我觉得彩票有两种受众。一个是理性的受众,一个是非理性的。理性来说,和我一样,每场演出大概100元左右,看有多少演员,这部剧上演多少演员。如果每个演员都去演,那么每个演员至少会得到10元,如果你和他关系不错,可能会得到20元或者50元。然后一部剧演完,如果有10个演员,每个演员演10元,这部剧的彩票数量是100元。然后,还有一些观众。为了赢得角色,或者为了表达对演员的特殊喜爱,他可能一次给几千块,甚至上万块。当然,情况并不总是这样。

新兴淮剧团老板娘周桂香演出期间,不时有观众上前摇号。张红彬认为现在的“彩票”与解放前的“彩票”完全不同。目前“彩票”是剧团赚取收入的唯一途径,因为大多数民间剧团没有演出许可证,只能通过向剧院演员收取小费来赚取收入。然后演员和剧团按比例分,维持剧团的运营,让演员获得一定的收入。但解放前的“抽奖”是指演员表演一部悲情剧时,观众直接把硬币扔到舞台上,或者把纸钱放在鞋子里,把鞋子扔到舞台上,表示对剧情的认可。所以一出戏结束后,观众会跑到舞台上找鞋子。演员和观众关系的深度决定了观众会不会给“抽奖”,给多少钱。其实剧团的观众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当然也有很多时候,观众受到演员的热烈欢迎不是因为彼此的演技,而只是因为上台前的炫耀。因为对方人数有限,演员在舞台上唱歌,不知道谁给自己演过。演出结束后,观众也叫亲情。老观众有“爸爸”、“爸爸”、“老母亲”、“老护士”等等。小的叫弟弟妹妹。演员通过“祭奠干亲”的方式和不相关的“亲戚”关系,使自己与观众的关系亲密稳定,保证经济稳定,利润最大化。

新兴淮剧团老板娘周桂香,不仅仅是演员,还要靠人际关系来维持每次演出的观众数量。张红彬说:“现在我们的戏就像旧社会一样,靠别人消费。老戏里,观众给小费。所以我们唱啊唱‘人情’,都是靠自己的粉丝朋友加入,吃人情。”有的淮剧演员描写自己和观众的关系。而正是这种直白的关系,构建了社会资本资源最丰富的网络,对剧团的生存起到了实际作用。当这些来自苏北乡镇的民间艺人从原居住地搬到城市时,他们按照原社区的传统人际网络生活在一起,建立了独特的表演艺术和生活空间。正如社会学家李培林所说:“在中国的市场转型过程中,这种与现代性原则不相容的传统社会网络,作为一种非正式制度,在农村3354城市中起到了节约劳动力迁移成本、有效配置资源的作用。”到目前为止,在澎湃新闻:,包括民间戏班在内的淮剧都面临着资金紧张的问题。除了保护性的国营剧团,你对民间戏班的未来有什么想法和建议?对于一个在国外生活多年或与上海融合多年的苏北籍观众来说,这些年杨子:其实在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变化。然而唯一没变的是他们胸中深深的地方口音。那么,你为什么来剧院这个问题的答案。大部分观众的回答是,苏北人要去听苏北剧,里面有一种乡愁,剧院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想象中的家。

2018年5月,剧院每天都没有足够的观众。人数太少,演出就取消了,演员和观众就聊家常,就像探亲一样。根据张红彬民间戏班的地理分布,可以将其纳入服务基层社区公共文化体系。基层文化单位从场地、财政补贴等方面对民间剧团进行了这样一种有步骤、有计划的安排。一方面,它可以丰富社区文化的生活,另一方面,它可以从社区群众的需求出发,借助社区群众艺术团体,促进戏曲艺术的继承和发展。其实民间淮剧团在苏北的这种表演实践和他们的剧场变化给了我们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是谁的城市?在这个城市谁能被赋予表演和观看的权利?这些弱势群体的诉求往往被城市规划师和设计师忽视。在他们自己创造的戏剧空间中,通过想家的表演,他们展示了面对如此强烈而巨大的社会和城市变化时,继续自己生活和文化记忆的本能和方式。

部分内容摘自杨紫的书《表演上海:剧场空间与城市想象》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877.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