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在安纳亚海边吃福建:当道体之舞与翟永明的诗相遇

新闻资讯 澎湃新闻记者-廖阳实习生刘丽宁旺珍 2 浏览

小编导读: 今年本是陶身体剧场最忙碌的一年。舞团原计划在伦敦和圣马丁室内乐团合作,在美国、加拿大巡演两个月,还要踏足欧洲多座城市……满满当当的演出计划,随着疫情的不断滚动

这是陶舞剧院最忙的一年。该舞蹈团原本计划在伦敦与圣马丁室内乐团合作,在美国和加拿大巡回演出两个月,并踏足许多欧洲城市.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整个演出计划被打乱了。在沉重的打击下,陶重整旗鼓,开始了他的中国之旅。行程从仲夏的8月一直到深秋的11月,从广州出发,到北京结束,共11站。10月17 -18日,陶将携数码系列《9》、《10》来到上海,在上海文化广场登台亮相。两部作品继续培养一致的审美,摒弃色彩和符号,不谈叙事和情感,而是对身体的透彻理解和追问。《9》,一声梵音,九个舞者涌了出来。一瞬间,生活变成了流动,一个动作出去了,肯定会回来。这是舞者对人生的疑问。生命从何而来?去哪里?《10》是年初疫情最严重时叶涛的人生感悟。十名舞者围聚成一个圆形阵列,舞者面向圆心,以不断旋转的舞步展开个人旋转和集体旋转的运动轨迹。《9》

《9》

《10》

《10》

在来上海之前的巡演中,陶在安纳亚演出了唯一的《12时》海边,网上名人。叶涛的舞蹈《12时》和翟永明的诗《关于云的12节诗》在海边开始了对话。从日出到日落,12个小时,12个舞者,12个独舞,在天空和大海的幕布下,不停的在舞台上骑车。这种不一样的颜色吸引了很多京津冀的舞蹈爱好者打卡,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海边的陶体刷过。翟永明和陶冶 图片均来源于陶身体剧场

翟永明和叶涛的照片都来自陶舞剧院

翟永明的诗叶涛和翟永明在2013年相遇。当时,沈涛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首次表演了数字系列《2》和《4》,翟永明坐下来观看。这是第一次看到陶的身体表演。在此之前,她经常在国外看现代舞。雕塑家、陶瓷“铁粉”向晶发出看戏邀请时,她很快就答应了。“在国外看多了,有点累,因为现代舞也容易变成套路。”陶对身体的运用,对舞蹈的理解,对舞团的形式感和舞者之间的关系,都颠覆了她对现代舞的理解。“看完之后,我跟朋友说这是质量最高的现代舞。”翟永明喜欢现代舞最重要的原因是现代舞和诗歌有着非常接近的相似性,非常抽象。不像小说,要讲故事,讲情感,讲具体的事情。“陶体之舞就是向身体提问然后得到回应。其实也是在向世界发问。”叶涛很早就开始关注翟永明的诗歌。在她早期的诗《女人》中,有一段独白很触动他,“我,一个充满深渊魅力的幻想,是你偶然生下的。地球和天空是一体的。你叫我女人,强壮我的身体。”在简短的叙述中,他感受到了翟永明对身体本质的关注,在他的内心探索中有着强烈的思辨精神。

陶身体剧场在阿那亚

道舞剧院在安纳亚

两位创作者相互欣赏,在安纳亚的海边,终于达成了期待已久的合作。2019年,叶涛和翟永明通电话,想在剧院里融合诗歌和现代舞。当翟永明听到这个想法时,他特别激动。“现代舞和音乐绝对是最好的。当每个人都在使用音乐的时候,叶涛突然想用诗歌,用诗歌的声音作为音乐,和舞者的身体对话。应该很前卫,很意外。”叶涛和翟永明谈到了云。云的变化是无端的,来来去去,特别像舞者表演时的形态。云的意图是写《关于云的12节诗》,她甚至在剧场里虚构了它的表演效果,具体是舞者如何跳舞,如何上台,如何在灯光下下台。由于各种原因,剧院的演出搁浅了,翟永明非常沮丧,认为它被毁了。今年,叶涛和翟永明再次提出了安纳亚项目。被撞后,她不想参与。她喜欢安纳亚的风暴、太阳和月亮。她觉得海边似乎比剧院更有趣。叶涛没有要求她重写它。翟永明想象站在天地之间的舞者与剧院里的海水、海浪和海风有着不同的关系。于是,她绞尽脑汁,重新铺好稿纸,交了第二版。“叶涛的编舞非常简洁,有很多空白,可以给观众想象的空间。所以我的诗歌创作也一定要留白,让舞者来填补而不是写满。”这12首诗配有12位舞者的12个独舞,全部由翟永明朗诵。舞蹈结束,舞者慢慢走下,留下一个空荡荡的舞台,但诗还在继续。“无限运动,当生命毁灭,无尽光影,如水烟……”“巨大的空白空间给观众留下了身临其境的想象空间,那一幕让我非常感动。”翟永明后悔了。

《12时》

《12时》

陶身体的舞“翟老师的声音很低,没有急转弯,没有多余的情绪,她不会干扰大家,刻意操纵观众的感官,就是来了。”培养记忆。从早上6点到下午6点,12个舞者,12个独舞,站在背靠大海的白色舞台上,来回12个小时。表演每30分钟表演一次,也就是说每个舞者要循环24次。每当舞者在舞蹈结束时慢慢走下来,留下一个空的舞台,等待下一位舞者开始新一轮的表演时,叶涛总是很容易窒息。“舞者用他的生命和他的身体来书写自己的生命情怀。无尽的乐章,当活在这一刻,当死在这一刻,这就是我们的宿命,这就是生命的流逝。所以舞蹈在宏观层面上特别虚无,但在微观层面上,你可以给自己赋予意义。”叶涛说,这也是舞者第一次离开舒适区。在剧院里很舒服。毕竟有他们熟悉的灯光、地板胶、地面,黑暗的场景可以包裹舞者。当你去充满变数的户外时,挑战远比预期的多。海滩湿漉漉的,地上满是露水。舞者走上来,像在画布上画画,用身体画圆圈,地面极其滑。他们不得不用另一种发力的方式来对待自己身体的运动。然后海风吹来,风很大。就像跑步一样。风大了就跑不动了。人的力量不能靠后。他们必须向前倒下。舞者要逆风而行,跳舞时也会影响身体记忆。舞者也会把沙粒带上舞台,沙粒粒状,时而滑时而涩。头顶上有明亮的太阳,许多舞者睁不开眼睛.现场事故频发,每个舞者每时每刻都要理性对待,让他们平时得到扎实的训练,帮助他们克服和解决问题。“演出现场非常安静。许多人在沙滩上玩耍。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旁边的人都静了下来,开始往这个区域走去观看。”叶涛记得舞者在循环,观众像流水一样循环。现场座位都没有了,人来人往的。海鸥在四处飞翔。一只海鸥就像一个观众,静静地坐在舞台旁边。舞蹈演员已经谢幕,仍然没有离开。演出结束后,叶涛发现有些人竟然坐了10个小时,有些人在写诗,有些人架起茶具品茶,有些人摇头跳舞,有些人画素描.这样一种面向自然的舞蹈,开启了人与自然的积极对话和积极回应。

《12时》

《12时》

在叶涛和翟永明最近的一次对话中,一位观众问,如果我不懂现代舞,我该怎么办?翟永明回忆说,20世纪80年代,在一台8英寸的电视上,她看到一名男舞蹈演员表演现代舞。在此之前,她看的是红色芭蕾或者民间舞,现代舞闻所未闻,但第一次看就被击中。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舞蹈,翟永明主动接触,慢慢明白了,“你必须先懂了,才能说懂不懂。我们出生的时候一个字都不知道。如果不学习,到现在还不知道。道理是一样的。”叶涛认为,现代人的生活是快速的,时间是碎片化的,所以人们对快速理解内容的需求特别强烈,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在瞬间理解它。“非黑即白,对与错,好与坏,懂与不懂.这种二元论只是让你很容易进入事物。你需要时间去深入事情。你要和时间在一起,没有时间的积累,你的内容浅薄,但如果你花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做这个,厚度感就不一样了。”再说了,知与不知的界限有那么重要吗?是唯一的标准吗?对吗?“所以我还是主张人要有探索的欲望,要有好奇心,要有与人交流和交谈的能力。”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823.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陶身体 翟永明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