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油饼:怎么做看展览|红镇老街形象沧桑

新闻资讯 3 浏览

小编导读: 上海,具有独特历史文化标志的虹镇老街,在地理位置上的唐、宋时期属于松江府,递经虹口港和虹安镇的变迁。20世纪初上海《申报》有闸北虹镇的记载,20年代北面称虹镇,

上海是洪镇的一条老街,具有独特的历史文化符号,在唐宋时期属于松江府,经历了虹口港和红安镇的变迁。20世纪初,上海闸北有洪镇的记载《申报》。20世纪20年代,北方叫洪镇,红镇北街。20世纪30年代,洪镇老街周围有农田、村庄、商店,由保甲系统管理,还有小窝丝场、奶牛场、三宝堂等。之后,洪镇老街历受火洗礼,火重修。因为密集的居住区,一度成为棚户区的代名词。90年代后,高层建筑终于崛起。经过反复尝试,一条全新的红镇老街和一条面向未来的红镇老街,已经屹立在古老而迷人的虹口土地上。1992年,虹镇老街远眺。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除署名外)

1992年,洪镇老街俯瞰。图为本报记者许海峰(签名除外)

2009年,从虹镇老街一期远眺上海天际线

2009年,从红镇老街一期俯瞰上海天际线

2020年9月,航拍瑞虹新城。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2020年9月,瑞虹新城航拍。本报记者朱伟辉

有趣的是,这一次,我们可以从这些90年代慢慢发展起来的形象中,触摸历史的肌理,感受岁月的沧桑,从而在一个标志性的地域里,读一些故事,得到一些启示。首先是历史与现代性的碰撞。正如吉登斯所说,现代性的发生是一个非常规事件,它是传统“断裂”的结果,可以引发对自然社会化、启蒙的进步模式等一系列问题的反思。如果全球化涉及到人与人、个人与社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张力,那么非传统就意味着重新思考和解决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人类干预自然系统和社会系统后,造成了很多不安和风险,使未来变得扑朔迷离;但同时,焦虑和风险也让我们有可能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思考背后,这些红镇老街的影像有更多的方向可以解读……我们可以看到,摄影师是清醒的介入者,而不是冷漠的旁观者,在他的生活中融入了红镇老街。换句话说,无论他是有意识还是直觉,借助洪镇老街,他融入了对民俗复杂“陷阱”的解读。他发自内心地感受生活和民俗,同时寻找或抹去一些不寻常的意义。这些影像进入曾经贫瘠或疲惫的日常生活,聚焦于个人或群体的现状,有预谋的追问,戏剧性的追踪。问题的关键在于,每一个留在红镇老街的曾经的个体,他的个人生活目的和如何生活,都深深地嵌入在孤独而复杂的形象中。1996年,天宝路274弄居民肖像。

1996年天宝路274弄居民画像。

1992年,虹镇老街曾经烟熏火燎的弄堂。

1992年,洪镇老街曾经是一条烟雾缭绕的小巷。

1993年,虹镇老街上的烟纸铺。

1993年,洪镇老街的卷烟纸店。

1994年,生活在虹镇老街。

1994年,他住在洪镇老街。

1994年,生活在虹镇老街。

1994年,他住在洪镇老街。

1994年,生活在虹镇老街。

1994年,他住在洪镇老街。

这些画面也许还会提醒我们,历史进程是不可逆转的,现代化的触角正以难以想象的动力延伸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所以摄影师的责任不是回避这个现实,而是通过镜头为历史进程提供更有价值的引导空间。它的最终目的,除了留下经典的纪实文献,是否足以让人停下来思考:为什么在红镇老街,为什么这种生活更重要?是的,洪镇老街固化的历史,成了最好的历史教科书。无论从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的角度,我们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感受到一个时代的沧桑和温暖。触摸的过程是在平凡的生活世界和象征的世界之间,混合更多生活体验的纹理和颗粒,很有意思!从表面上看,摄影师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在快门被按下的那一刻,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存在,真的像生活中的日常表象,就像你回头看时的洪镇老街。但是,你可能没有意识到的是,人生的真相是什么?——从发型模式的改变,到街头巷尾孩子们的别样嬉闹,从一场别具情调的婚礼,到时尚的模特,最后再加上巨大的建筑广告,进入下一个世纪……最后,摄影师的红镇老街会给后人留下什么?记录上海的城市?太简单了!说明一个时代?没必要夸张!真正有价值的影像,将不再单纯的告诉人们在哪个地区,哪个瞬间发生了什么,而是通过摄影师敏锐的观察力和思考力,呈现给无数后人:在这个世界上看似微不足道的时代,一个摄影师是如何看上海与红镇老街的联系的!换句话说,他呈现的是一种在一个时代里无法重复的看待世界的方式!因为只有个性化的看待世界的方式才能证明人的存在,而不仅仅是告诉人们世界是如何存在的.简单来说,我们见过一个既是“旁观者”,又是“干预者”的摄影师。在某个历史节点,如何才能带给我们一种城市生态的认知,从而一步步引领我们走向未来的红镇老街,走进这座城市的内心深处?2009年6月,瑞虹新城描绘的未来前景被制成巨幅海报张贴在围墙上。

2009年6月,瑞虹新城描绘的未来前景被制成巨幅海报贴在墙上。

2009年10月,一户已被动迁并拆除部分墙体的居民房。

2009年10月,一户人家被搬迁,一些墙壁被拆除。

2019年2月,从一处破碎的玻璃窗眺望远方虹镇老街。

2019年2月,从一扇破碎的玻璃窗上看到远处的洪镇老街。

2009年6月,一盆鲜花被废弃在水斗内。

2009年6月,一盆花被遗弃在水桶里。

2009年10月,动迁标语张贴在虹镇老街街头巷尾。

2009年10月,搬迁口号被张贴在红镇老街的大街小巷。

2009年10月,居民饲养的鸽子栖息在晾衣杆上。

2009年10月,居民饲养的鸽子栖息在晾衣杆上。

所以,我们可以庆幸的是,中国的现代化绝不是欧风美雨的“休克反应”,而是有其根本的内在历史根芽或活水之源。许多城市的领导人正面临着日益翻新的城市天际线,争夺所谓的现代质感——。他们要么渴望将其融入某个全球景观,要么不得不宣称他们已经找到了某种“传统”的美学支持.但是,当我们这一次通过图像(包括各种历史遗迹)去触摸洪镇老街的历史沧桑,也许就能在人和城市上立于不败之地,立于实时。这一切可能都不是偶然的,因为若干年后,当人们回头看古老而陌生的红镇老街时,他们可能不会回头,而是向前看,因为所有的变化都是从这一刻开始的,有一个全新的、更理性的原因。尤其是随着红镇老街最后一个棚户区的拆迁,这些珍贵的图像自然更有阅读和触摸的价值!2020年9月,曾经的虹镇老街,当下的瑞虹新城。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2020年9月,洪镇老街曾是瑞虹新城。本报记者朱伟辉

展出地点:海派文化中心(位于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1468号四川北路公园内)展出时间:2020年10月14日-10月31日策展人:鲁林(上海师范大学教授)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793.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虹镇老街 上海城市记忆 影像展 棚户区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