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公园什么特产:城市生活的镜子和窗户

新闻资讯 3 浏览

小编导读: 城市公园的出现是19世纪欧美工业化快速发展,人口急剧增长之后所带来的结果。日益拥挤,充满噪音和废气的城市,每天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这些新的都市环境和生活方式强烈

城市公园的出现是19世纪欧美工业化快速发展和人口快速增长的结果。越来越拥挤的城市,充斥着噪音和废气,每天长时间的高强度劳动,这些新的城市环境和生活方式强烈地冲击着刚从田园歌曲中走出来的人们。因此,有人提议在城市中建立绿色空间,给人们一个可以在工作后恢复疲劳身心的地方。这可以算是对工业化社会的一种补救,也透露了一点点自古以来人们对自然的崇拜。btr,聚2020,摄影,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Btr,poly 2020,摄影,2020,艺术家自己提供的图片

btr,分开聚众,三频录像,25分02秒,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Btr,单独采集,三频视频,25分02秒,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蔡东东,拍照的女孩,明胶卤化银照片,4248,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拍摄照片的女孩蔡卫东,明胶卤化银照片,4248,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蔡东东,眼睛,明胶卤化银照片、摄影镜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蔡卫东,眼睛,明胶卤化银照片,摄影镜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中国的城市公园随着殖民者的到来而出现,并迅速在天津、上海和广州流行起来。这些公园原本是殖民当局为居住在异国他乡的外国人缓解乡愁的社会空间,但也引起了当地人民的关注,甚至因通行证等问题引发了各种民族主义争议。直到1928年所有公园完全对中国人开放,才真正进入当地人的生活。熊月之等历史学家对近代上海公园进行了系统梳理,从“休闲胜地”、“社交场所”、“广场功能”和“民族色彩”等方面分析了近代上海公园的社会功能。弗搭界,星期六上午在鲁迅公园(2009-2011),影像,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傅杰杰,周六上午在鲁迅公园(2009-2011),图像,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甘莹莹,盘丝树,出自“无名之地”系列,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甘莹莹,盘石树,来自《未知的土地》系列,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甘莹莹,我们的世界,出自“无名之地”系列,摄影,2017,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甘莹莹,我们的世界,来自《未知的土地》系列,摄影,2017,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顾铮,上海变奏,摄影,1988,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郑谷,上海变奏曲,摄影,1988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顾铮,上海变奏,摄影,1988,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郑谷,上海变奏曲,摄影,1988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在中国现代文学中,尤其是在上海都市小说中,公园也有其特殊的地位。比如杨稼先曾经分析过,公园在小说中起到爱情情节的作用,所以可以说是中国古典小说中后花园的现代延伸。蒋光慈和其他左翼作家把俄国和中国社会革命中个人命运的故事放在公园里。郁达夫在《茑萝行》中的一段话,和法国公园(也就是今天的复兴公园)有关,也很抢眼。他写道,“当一个人望着天空中那久违的银河,听着公园舞蹈室远处飞舞的舞曲声,总有痛哭的时候……”在这段文字中,公园成了主人公反思自我、释放苦闷的独特场所。综上所述,对于城市生活来说,城市公园具有多方面的意义。它是社会和历史的产物,是休闲活动空间、社会活动空间和政治活动空间的重合,是公民体验和想象现代性的空间。它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往往超越日常生活,在人们的内心和精神生活中占有特殊的地位。它是一个嵌入城市生活的仪式场所。——人在公园里表演自己,确认关系,实现身份。郭盈光,顺从的幸福,摄影,2016,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郭迎光,顺从的幸福,摄影,2016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郭盈光,顺从的幸福,摄影,2016,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郭迎光,顺从的幸福,摄影,2016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陆元敏,游园,摄影,2019,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陆元敏,花园,摄影,2019,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陆元敏,游园,摄影,2019,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陆元敏,花园,摄影,2019,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鸟头,中山公园7.13 下午1531,摄影,2007,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中山公园鸟头,7.13,下午1531,摄影,2007,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城市公园和城市生活的结构有点像摄影和日常生活的关系。摄影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但它也是我们生活中非常特殊的一环。今天,吃饭、旅游、聚会等活动只发生在照片上,我们需要照片来告诉别人我们做了什么。但同时,拍照不是吃饭、旅游、聚会的活动,而是现实生活的视觉符号。公园摄影无疑是城市摄影的一部分。因此,摄影对现实的象征意义和公园对城市生活的仪式主义在公园摄影中重叠。例如,公园可能是(至少在中国,在不久的过去)除了照相馆之外拍照最频繁的地方。从孩子长大到约会情侣,我们经常会在日常生活的间歇,去公园用相机记录这些日常过程的标志性瞬间。到了公园怎么能不拍照呢?另外,你经常只在去公园的时候带相机。纵观摄影史,拍摄和展示公园的社会生活并不少见。从早期摄影实验的先驱到20世纪的摄影师如科尔特斯、布列松、海伦莱维特、加里维诺格兰特,在公园里拍的一些照片总能在他们的作品中找到。其中最著名的是黛安阿勃斯从1960年代到1971年在纽约中央公园拍摄的一系列肖像。今天,这些照片已经成为美国战后经济大发展背景下城市边缘人的群体形象,反映了中产阶级社会背后的另一种城市身份。徐杰,公园,摄影,2012-2015,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杰夫,公园,摄影,2012-2015,艺术家自己提供的图片

徐杰,公园,摄影,2012-2015,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杰夫,公园,摄影,2012-2015,艺术家自己提供的图片

许海峰,公园里,上海大宁灵石公园,摄影,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徐海峰,在公园,上海大宁灵石公园,摄影,2018,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许海峰,世纪公园,上海,摄影,2020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徐海峰,上海世纪公园,摄影,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薛宝其,明珠荟萃,摄影,1984秋,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藏,图片由中华艺术宫提供

薛宝琪,珍珠收藏,摄影,1984年秋,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收藏,图片由中国美术馆提供

薛宝其,读书大热潮之复兴公园,摄影,1985夏,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藏,图片由中华艺术宫提供

薛宝琦,复兴公园,阅读热潮,摄影,1985年夏,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收藏,图片由中国美术馆提供

《城市表情》年,郑谷先生借用沙可夫提出的摄影“镜与窗”理论来分析城市摄影。他写道,“我们不仅可以从摄影师为我们打开的‘窗口’中看到城市的外在形态和城市社会形态的真实变化,还可以从城市摄影的‘镜子’中观察到摄影师对城市的心理反应”。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可以把公园本身视为城市生活的镜子和窗户。通过这个窗口,我们可以探索各种城市社会现象及其历史原因,揭示各种城市情感和精神。同时,它自身的形态也包含着城市文化在不同时代留下的痕迹。严怿波,2020系列,摄影,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颜一博,2020系列,摄影,2020,艺术家自己提供的图片

严怿波,2020系列,摄影,2020,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颜一博,2020系列,摄影,2020,艺术家自己提供的图片

本次展览《公园》邀请了15位长期从事摄影及其他与城市话题相关的艺术实践的摄影师和艺术家。他们的展览反映了摄影、公园和城市生活经历之间复杂而有趣的关系。在这次展览中,城市意象和公园——既是城市生活的镜子,也是城市生活的窗户,从两个方向交织在一起,反映了以上海为代表的当代中国城市的社会生活和城市人精神的各个丰富方面。我们将从日常生活的私密性和公共性、社会历史叙事、情感和精神的寄托和表达、超现实公园四个角度对展品进行分类和讨论。当然,就像镜子和窗户不能完全分开一样,这些作品不仅仅属于某一个范畴。希望能更好的了解艺术家不同的创作手法和作品丰富的内涵,以及公园摄影作为一种特定的摄影现象。殷漪,为了告别的聚会,装置,2013,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伊尹,告别派对,装置,2013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殷漪,为了告别的聚会,装置,2013,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伊尹,告别派对,装置,2013年,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朱浩,野餐盒里的波拉片,摄影,2012-2020 ,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朱浩,保拉野餐盒子里的电影,摄影,2012-2020,图片由艺术家自己提供

朱浩,野餐盒里的波拉片,摄影,2012-2020 ,图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朱浩,保拉野餐盒子里的电影,摄影,2012-2020,图片由艺术家自己提供

(本文摘自展览《公园》策展篇,全文收录在即将出版的展览目录中。展览将于2020年9月26日至12月13日在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展出。(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773.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都市生活 公园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