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霞浦:姜饼的味道是怎么来的 知道吗?

新闻资讯 7 浏览

小编导读: 拉多夫利察,在旅行攻略中常被冠以“顺道一游”的定语,因为它距离斯洛文尼亚最知名的景点布莱德湖仅有不到十公里距离”。从四季都不乏游人的布莱德湖出发,驾车在山谷公路

Radovlicha在旅游策略上常被贴上“顺路”的标签,因为它距离斯洛文尼亚最著名的景点布莱德湖不到十公里。从一年四季都是游客的布莱德湖出发,绕过山谷道路,经过元爷、树林和几个村庄,就遇到了这个小镇。这个旧石器时代人类居住的小镇,位于斯洛文尼亚西北部,面对大篷车山脉和朱利安阿尔卑斯山,面积只有120平方公里,人口只有2万。与布莱德湖相比,它简单而安静,即使在旅游旺季,也很少有人顺路来。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安静的小镇不仅是斯洛文尼亚的蜜蜂养殖和巧克力生产中心,也是传统的姜饼生产中心。拉多夫利察城镇四周散落的村子与民宅 本文均为 叶克飞 图

分散在拉多弗利察镇周围的村庄和房屋都是叶可菲的画

镇中心位于山坡上。早上阳光明媚的时候,几乎没人看见。沿着林哈特广场方向的古雅街道行走,只有一家水果店开门迎客。各种时令水果,不好看也不统一,放在门前,无人看管。可以看出,当地农民自己种植水果,来自镇上分散的村庄。几千年来,这个山谷里的城镇早就习惯了自给自足。人类虽然活了很长时间,但是直到1333年,拉多万利卡才在奥尔堂堡伯爵统治时期获得了市场的权利。1418年,泽勒伯爵接管了这个城镇。1456年,拉多万利卡告别了最后一位泽勒伯爵尤里奇二世,被纳入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在这段简单的历史背后,是拉多万里奇作为天堂的地理位置。它藏在山谷之间。在没有火车,没有汽车,没有柏油路,没有水泥路的漫长岁月里,连统治者都没有闲暇和精力去打理。他们只能让它躺在时间里。镇中心的莲恩哈特广场,以出生于拉多万利卡的剧作家莲恩哈特命名,也是斯洛文尼亚历史上第一位剧作家。广场四周是主要建于16至18世纪的建筑,或者是红瓦坡屋顶,或者是梯形山墙,既体现了不同时代的建筑风格,又具有中欧和南欧不同的特点,其中以巴洛克风格最为突出。林哈特广场

莲哈特广场

我想参观的姜饼博物馆就在广场上。据说是博物馆,其实是一个古老的姜饼店,一个叫Pr Lectarju的餐厅。姜饼虽然被称为“姜”,但没有蜂蜜是无法生产的。Radovlicha作为蜜蜂繁育中心,有先天条件。蜂蜜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种甜味剂,远远早于糖。斯洛文尼亚养蜂历史极其悠久,也是现代养蜂业的开端。安东扬沙,斯洛文尼亚人,生于1734年。他家一直有艺术和养蜂的传统。他从小学习绘画和养蜂。作为一个著名的画家,他更喜欢养蜂。1770年受聘于维也纳欧加顿养蜂学校任教师,是哈布斯堡王朝第一位皇家养蜂教师。此后,他四处游历,向公众传授家庭养蜂技术,写了两部专著,《蜂群论》和《养蜂业完整指南》,至今仍是业内经典之作。作为现代养蜂业的创始人,他5月20日的生日也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养蜂日”。早在中世纪,斯洛文尼亚人就用蜂蜜做姜饼,而Radovlica,一个Prlectarjun,是一个古老的姜饼品牌。旁边是养蜂博物馆,它以记录斯洛文尼亚生活的彩绘蜂箱板而闻名。在斯洛文尼亚,心形姜饼是爱情的象征。prlectarjun餐厅的存在也是爱情的结晶。心型姜饼

心姜饼

说起姜饼,很多中国人都知道它是“西方人圣诞节必吃的东西”。事实上,姜饼早在圣诞节的概念出现之前就出现了。在古罗马帝国,姜饼是在《罗马帝国的烹饪和用餐》这本书里发现的,被引用为厨房神器。姜在当时很受欢迎,也很丰富。但神奇的是,蒋竟然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而死,悄然消失在欧洲。具体原因无从考证,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13世纪后期,欧洲人(凯尔波洛,其真伪据说难以预料)把江从中国带回了欧洲大陆。从土特产到进口香料,生姜已经变得昂贵,所以人们只愿意在圣诞节当天使用,并将其添加到蛋糕或饼干中品尝,所以他们对“在圣诞节吃”有一个固定的印象。在欧洲,有很多关于姜饼的典故。比如,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要求面包师根据自己制作人形姜饼,并在宴会上送给客人,从而开创了肖像蛋糕的先例。只是不知道把皇后嚼在嘴里是不是不尊重人。后来,人们甚至用姜饼作为记录重要事件的工具,如新国王登基、与女王结婚或举行宗教活动。他们在相应的场景中制作姜饼,并用金漆和磨砂装饰。人们最喜欢的姜饼屋源于格林兄弟的理念,他们的童话中也提到了“糖果屋”的概念,也催生了精致梦幻的高价姜饼屋,至今经久不衰。圣诞节的必备姜饼屋

圣诞必备姜饼屋

但在我看来,无论是伊丽莎白一世的宴会礼物,还是格林兄弟的童话故事,都让姜饼站在了顶端,不再是最简单的认知。但是在Radovlicha,你可以看到姜饼原本简单的样子。Prlectarjun开于1766年,在一个大家庭里世代相传,由女传男。每一代掌握秘方的都是女性。现在面向广场的一楼是餐厅,地窖是姜饼作坊和博物馆,里面摆满了各种颜色的姜饼,大部分是红色的心形姜饼。和欧洲很多地方一样,红色心形姜饼也是表达爱意的工具。羞于表白的人,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贴在姜饼上,送给对方。现在店里的女主人遇到了一个高中的穷小子。穷小子尊重女孩的意愿,一直陪着她,经营着一家小姜饼店,坚持技能的传承。现在,他们两个都老了,是他们的女儿接管了女主人的姜饼技能。每天,金发女郎坐在地窖餐厅的办公桌前,展示姜饼的制作和完成。古代的制饼机在地窖的角落里,笨重的手摇滚筒不知道压了多少姜饼原料。机器后面的墙上,有几代姜饼店继承人的黑白照片。在裱花的姑娘

正在装修的女孩

金发姑娘告诉我们,用这台机器做姜饼并不复杂。按照传统工艺,只需在面粉中加入水、蜂蜜和香料(当然生姜是必不可少的),卷成面片,放入模具中,成型,再次烘烤,干燥后在表面涂上糖衣,用奶油装饰图案。最复杂的过程是最后的装修,机器做不到。手工做了200多年。除了家族世代相传的原料配置秘方外,装饰花卉的手法也是每一代传承人不可回避的难题。金发女郎埋头装修时看起来很专注,成品上流畅的线条和精致的图案不知道练了多少遍也达不到。制饼机器

蛋糕制作机

随着时代的变迁,店里的姜饼也增添了不少花样。除了传统的心形,还有各种卡通姜饼和棒棒糖姜饼。姜饼屋越来越复杂。莎士比亚曾写道:“如果只剩下一便士,我就用它去买姜饼。”如果他穿越时空来到现在,恐怕会更渴望看到这样的姜饼。因为姜饼不含鸡蛋和黄油,只要储存得当,六个月内可以食用。但是大部分人买这些姜饼仿艺术品当装饰品,根本不愿意吃。虽然制作和吃姜饼是斯洛文尼亚的传统,但它在欧洲并不是姜饼的大生产商。与占欧盟产量一半的德国和占欧盟产量四分之一的荷兰相比,斯洛文尼亚从未形成大规模生产。然而,正是因为如此,分散在不同城镇的姜饼店才得以用手维持着固有的传统。离开姜饼店,走到广场尽头的岔路口,可以看到带尖顶的佩特拉教堂。教堂前有一个小广场,碎石路上长满了古树。教堂的正面很简单。除了三扇门和花窗,白墙上唯一的装饰就是门上的哥特式雕塑。走过教堂的白墙,前面是小镇的观景台。环顾四周,有郁郁葱葱的群山,广阔的草原和树林,蜿蜒的道路来来往往,童话般的村庄和房屋散落在其中。每个家庭都有一大片没有围墙的草原和森林,仿佛几千年来一直如此。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有这样的姜饼店,简单纯粹,一直坚持至今。(联系我们/提交邮件:sjdl_2020@163.com)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740.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斯洛文尼亚 姜饼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