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厦吸塑包装:王佩瑜回忆谭元寿:老先生无私地关爱着我们的年轻人

新闻资讯 澎湃新闻记者-潘妤 2 浏览

小编导读: 10月9日,京剧谭派艺术掌门人、谭派第五代传人谭元寿先生于在北京逝世。谭元寿的曾祖父谭鑫培创立的谭派,是京剧史上传人最多、流布最广、影响最大的老生流派。京剧史上

谭元寿先生 人民视觉 资料图

谭元寿先生的人民视觉数据地图

10月9日,京剧谭派艺术领袖、谭派第五代传人先生在京逝世。谭派是由的曾祖父创立的,是京剧史上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一个老流派。在京剧史上,许多艺术流派首先学习谭派艺术,然后逐渐形成自己的流派。京剧界有句话叫谭羽一脉。谭是谭派,俞是京剧大师创立的俞派。在充分继承谭(新派)艺术的基础上,创立了郁派,成为新谭派的代表人物。京剧的两大老流派可谓一脉相承。被称为“余老板”的是中国第一位年长的女学生,她从学生时代就认识先生,多年来一直受到他的支持和教导。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王佩瑜回忆起他认识谭元寿多年、执教多年的许多往事,对谭老先生充满了思念和感情。王佩瑜说,多年来谭老先生给自己很多指导和教导,让她刻骨铭心,她也在不断学习谭羽的剧作,希望通过挖掘整理更多的老戏来安慰谭老先生。谭元寿在《沙家浜》中饰演郭建光的剧照

谭元寿在《沙家浜》中扮演郭建光的剧照

以下是王佩瑜回忆《晨报》和谭元寿先生的一些往事的口头安排:谭元寿先生和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有过交集。1996年,当我还在戏剧学校读中学的时候,王梦云校长带我们去北京做了一个表演报告。当时,谭元寿先生来到剧院,他看完之后非常高兴。他告诉王校长,谭羽有接班人了。1999年,我和谭元寿先生在北京再次见面,也就是在我们举行毕业演出的时候,王梦云主席再次邀请了这些老先生们。当时,荆先生和先生,包括刘增福和刘老,以及先生都来看我们当时的毕业表演。而且还专门举办了一个专题研讨会,讨论我们的孩子将来会如何发展。当时我表演了《失空斩》,先生和京先生终于和我一起表演了《斩马谡》,让我终生难忘。我认为把年轻一代带到他们的水平是很棒的。因为当时我只是一个刚出道的戏剧学校毕业生。我当时20岁左右,还没有中专毕业。他们不仅亲自去了,而且没有算上场地。谭元寿先生仍然在他身边捧着花。当我完成《击鼓骂曹》的时候,先生上台给我献花。前辈的京剧艺人就是这样,用自己的力量爱我们年轻人。谭元寿演出《定军山》

谭元寿表演《定军山》

之后大概是2003年开始的。我们去北京读这个京剧研究生班。我当时的导师是朱秉谦先生。在那个阶段,我经常去谭元寿先生的家,因为北京比较方便,所以我去和他聊天,征求意见。谭老师总说,你想学什么我都教你,你不用磕头,也不用跟老师学。反正就是在袁寿先生身上,你才能感受到他无私的胸怀。后来跟谭老师学了几部剧,有《御碑亭》,《桑园寄子》等等。先生,他给我讲戏剧,就是说说话,因为我跟他学戏剧的时候,他已经80多岁了,不会给我演示如何大规模模仿。我们都在那里聊,他会说,我爸爸怎么玩,我曾祖父怎么玩,这个老谭坦祖怎么玩,余叔岩怎么玩。他还跟我说了孟晓冬《搜孤救孤》的表现。他说,我19岁那年,和父亲在上海中国大剧院看了孟晓冬先生的《搜孤救孤》。这是美妙的和“奇妙的”。他当时给我描述了很多这些东西。他也会跟我说他眼中的余叔岩。他说这个余叔岩是个天才。他说,这也是他的父亲谭傅莹先生说的。因为谭先生是的徒弟,他们谭家与余关系很好,余先生也是老谭先生的徒弟。所以这种交叉继承关系在谭家和玉门一直有这种历史。所以我没事的时候就去看我老公,跟他学话剧,跟他聊天。京剧《空城计》 中的谭元寿、谭孝曾、谭正岩

京剧《空城计》中的谭元寿、谭孝曾和谭正岩

这两年,老人开始和我握手,他会和我谈这件事,这让他很沮丧。我问他,你一直这么健康,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他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唱过太多“没落”剧,比如《打金砖》?然后他会给我讲过去的演技。当时谭先生的演技全是武侠文学。他说他小时候第一次来上海表演,应该是在天蟾台上。那时候还是老戏楼,整个三楼,应该是《野猪林》之类的剧。反正都是下午晚上演的,而且是运动量很大的戏。然后他说:“演完这个戏,再看那个斜眼的幕布,呵呵!”从一楼到三楼都满了。他说当时这个盛况对我们演员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当时上海京剧的观众都很热情,给了他很大的鼓励。老人跟我谈这些往事的时候,很少谈样板戏。可以说他几乎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没讲过这个故事。我问他的时候,他没有告诉我。所以我觉得这老一代的艺人,他们有自己的坚持,尤其是到了晚年,你可以感受到。我跟他学了几部剧,《桑园寄子》,《御碑亭》,另一部是《秦琼卖马》。这部《秦琼卖马》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充满了这种丰富的生活氛围,也是谭鑫培先生的看家戏。我记得他说《秦琼卖马》这出戏讲的是当时秦琼运气不好,所以他的脸很干净,没有胭脂,没有红炮,没有唐寅,他的脸又白又黄,这意味着他运气不好,身体不好,营养不良。然后我问他,我说爷爷,箭古装戏怎么把手放进去?《赵氏孤儿》中,马连良饰程婴(右),谭元寿饰赵武(左)

《赵氏孤儿》,马饰演(右),饰演(左)

有意思的是,老先生从来没考虑过怎么放手,但是他们表演的那么好。我问他,他回答的特别有意思。他说,就留在那里吧,其实他一前一后也没说什么,一上一下,一高一低。可想而知,老人的基本功如此之深,都在肌肉的记忆里。谭老师不是特别擅长戏曲教学,但他的教学方法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和启发。可以说,他教我的三部戏,大大拓宽了我的戏路。后来,从那个京剧研究生班毕业后,我们去了中宣部文化部主办的中国京剧学校艺术研习班,我选了谭元寿先生当导师。我当时学的是《桑园寄子》。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我卡里的钱莫名其妙地增加了。是你的学费吗?其实是当时戏曲学院叫的流派班导师给老先生的人工费,不算多,但是老先生还特意问了我这件事,你当时就能感觉到,这些老先生对我们这些孩子学生都很无私,根本不还。《桑园寄子》于2011年11月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首映。这位老人在艺术上非常力求完美,当他来到表演现场时,发现风景中没有合适的树木,他非常生气。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老公对我真的很好,给了我太多的建议和帮助。希望能整理挖掘出更多谭羽脉的剧本,先生。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695.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谭元寿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