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黑客事件:书单|树木和鸟类的自然颂歌

新闻资讯 7 浏览

小编导读: 又到秋季,候鸟迁徙,落叶萧萧,季节风物的轮转,给了我们阅读自然好书的好理由。绝境: 滨鹬与鲎的史诗旅程[美]黛博拉·克莱默/著;施雨洁、杨子悠/译;商务印书馆

到了秋天,候鸟迁徙,树叶沙沙作响,时令风景转动,这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理由去读自然书。绝境:滨鹬与鲎的史诗旅程

[美]黛博拉克莱默/by;时语婕、杨子友/翻译;商务印书馆;2020-8书是第一部聚焦鹬类迁徙的自然文学作品。红腹矶鹬是生活在海边的候鸟,体重只有140克左右,只有一个咖啡杯的重量。但是为了赶一年一度的北极大会,这种鸟每年都有数万公里的单程迁徙距离。面对如此遥远的旅程,红腹矶鹬的能量从何而来?他们如何准确定位连续海岸线上食物最丰富的海滩?在它们迁徙的过程中,一种在地球上生活了数亿年的古老生命为红腹矶鹬提供了强大的能量支持。这就是长相奇特的海洋生物——马蹄蟹。古代马蹄蟹和长途候鸟有哪些惊人的交集?马蹄蟹与人类的健康生存有着怎样的密切关系?当科学家们对红腹鹬有了更多的了解后,他们发现它们的生存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食物的短缺,海平面的上升,人类对沿海地区的大力开发建设,都在威胁着红腹矶鹬的延续。在设得兰群岛觅食的红腹滨鹬

在设得兰群岛觅食的红腹滨鸟

为了找出红腹矶鹬迁徙的秘密,本书作者、科学与自然作家黛博拉克莱默(Deborah Kramer)跟随它们,完成了一次几乎横跨北极和南极的实地考察。她沿着鸟类的迁徙路线,从南美洲的火地岛出发,飞越美洲大陆的海岸线,最后来到寒冷的北极,见证它们在恶劣的环境中筑巢繁殖。它还见证了马蹄蟹产下的卵如何在滨鸟的迁徙中发挥重要作用,为它们在漫长的旅程中提供能量来源。同时也讲述了全世界科学家为保护这两种生物,保护我们的家园所做的不懈努力。这本书还用诗意的语言在读者面前描绘了一幅壮丽的画卷。有大群的鹬沿着海岸线迁徙觅食,有成群的马蹄蟹在月圆的柔光下落地产卵,还有近百年来众多人类活动对这些远古生命的影响。这本书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独特视角,让我们看到了人类、红腹鹬和鲢鱼的生活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它们的福祸相依。2015年,红腹矶鹬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绝境》是这种不起眼的鸟的写照,也是对这种神奇却又危机四伏的世界的探寻。树木之歌

[美国]大卫乔治哈斯克尔;朱诗艺/翻译;年高/图;商务印书馆;2020-7树看起来离人很远,但它们的生命和我们的生命,过去、现在、未来,却紧密交织在一起。生活之间的一些联系与生活本身一样古老,而其他的仅仅是工业背景下古老主题的重述。《树木之歌》通过记录树木和树木上回响的声音来讲述树木和人类社区的故事。作者大卫乔治哈斯克尔是美国博物学家和生物学教授。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保护生活在森林中的鸟类和无脊椎动物。他的科普作品《看不见的森林》也获得了2013年的普利策奖。在这本新书中,他将自己敏锐的观察带到了世界各地十多种不同树木周围错综复杂的生物网络中,探索了由树木连接起来的植物、真菌、细菌群落、动物和鸟类,并聚焦于人类在这些网络中的地位。如果《看不见的森林》以时间为轴,那么《树木之歌》以空间为坐标,通过十二种不同的生境描绘十二种树木与周围环境的复杂关系,探索工业发展和气候变化影响下的古文化。读完这本书,你会了解到树木与周围环境在进化和生态上的合作与冲突,不断相互适应,最终形成现状。剥开鸟蛋的秘密

【英文】蒂姆伯克头像/书;胡运启朱磊/翻译;商务印书馆;2020-6几乎每个人小时候都对鸟类和鸟蛋充满好奇,这本书会解答你常年的疑问。随着数百年来科学家研究的不断深入,人们发现鸟蛋的神奇不仅仅体现在它们精致的外形上。著名的鸟类学家蒂姆伯克海德称鸟蛋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东西”,每个结构都无懈可击。经过几十年对鸟类研究的关注,他将带读者进行一次奇妙的旅行,探索隐藏在蛋中的秘密。故事从收藏家对悬崖上乌鸦蛋的痴迷和狂热开始,从100年前悬崖上的一个鸟蛋开始。《剥开鸟蛋的秘密》用生动的笔触回顾了鸟蛋与人类生活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基于他几十年的野外观察经验,Birckhead向我们赠送了彩色的彩蛋。通过严格的科学实验,比尔克海德解释了它们独特的形状和结构的适应性意义。他会带领我们看到,一个小鸟的蛋,其实是在各种自然选择的压力下形成的完美产物。日本的树木

masaki/博物馆里的书;康妮/翻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6年,东京大学副教授、阳光植物园园长Noe Masaki讲述了树木值得记录的事情。这些包括奈良著名的贺雨姬的建筑材料,见证了从鸟类到奈良的变化的柏树,与松茸共生的松鼠,以及菅野正树所熟悉的在东京大学非常常见的锥栗。这些在日本非常常见的树木,都有其历史渊源、生物学特性和与人类社会共生的故事。树木掩映下的法隆寺

树荫下的贺雨姬

在书中,菅野正树还表达了他对环境问题的看法:“奈良盆地的珍贵木材已经枯竭。为了建设一座和平的城市,新乐的针叶林已经干涸,现在已经消失。这座和平之城因为长钢北京的建设而被拆除.如果木曾的森林被无限制地开放,砍伐森林可能会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一旦砍伐被释放,人们就会争相砍伐高价值的木材,而不是花时间种树。对于个人来说,这是一种最大化眼前利益的方法,但从长远来看,这将导致森林被遗弃,人们将无法从森林中可持续地获得财富。这就是所谓的“共享土地的悲剧”。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674.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自然旅自然文学行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