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仓山区邮编:场景|小河:游戏的幻觉 体验一定是真的

新闻资讯 11 浏览

小编导读: 小河开场,背鼓挂锣,唱念“我们路过导演/就变成/心怀鬼胎的罪犯”,在观众席巡场一周。好像那疯癫的僧道,又似拐人的拍花子,勾了魂,还向在座各位点头致意。快收场的

河之初,我们演唱了《我们路过导演/我们变成/别有用心的罪犯》并巡回观众一周。这就像疯和尚的方式,就像把人们的花,钩他们的灵魂,并在这里向你们所有人点头。一天下来,他又带着这样的鼓点走了。这时观众也唱着喊着,全身都是詹妮弗,锣鼓唱得更深沉了。相信他们已经从“我”的第一银行,“你”的第二银行,穿越到了“无我无你”的第三银行。现场 本文摄影:陆晔

现场照片:卢伟

10月2日,小河在上海1862里弗的专场演出甚至比预期的还要精彩。台上就他一个,一个中阮,一个合成器,两个VJ。整体呈现超越模块叠加,形成制胜的剧场体验。换句话说,带着观众过河的人,不仅音乐技艺高超,而且懂得人心,懂得戏剧艺术。歌单贯穿了小河的音乐生涯,从首张专辑《飞得高的鸟不落在跑不快的牛的背上》,到后来的禅诗和佛僧《回响》。当时路过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只有把这些歌一首一首唱出来,他们才意识到,起初的路是多么的黑暗、陌生、恐怖,没有逻辑,没有因果报应。

小河的歌和录音棚里的作品听起来像一摊衣服,冷冷清清。只有当你在现场时,衣服才会有很大的变化。晦涩的诗歌丰富了色彩和气息,旋律中注入了独特的生命色彩。就像在神话,旧衣服爆炸了,在空荡荡的宫殿里飞来飞去。

小河是人心和剧场的主人。刚开始的时候,两个窗帘不断被掀起,露出玻璃墙外的黄色路灯。窗帘遮住了窗外一半的景色,戴着毡帽的小河和观众一起沉浸在剧院的黑暗中。在漫长的即兴演奏中,他的手、脚、眼、耳、心一起动了,合成器和中软互相追逐,互相激励,仿佛几个人的意志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冷紫光和白色短笔反派是故事的叙述者。他们温柔或者天真,假装找对象。在场的孩子们一定都被愚弄了,以为他们突然播出去找人了,一个叫肖磊的失踪人员正在餐桌上偷偷看表演,没有告诉他的家人。

《寻人启事》,包含在《傻瓜的情歌》中。这是一条没有解决办法的凌厉河流。同样的旋律重复着失踪者的名字,出生,时间,地点。在使用搜索引擎的时候,当网络无法再提供信息的时候,就会跳到黑白搜索你。小失望和大绝望在同一个小巷的尽头相遇,这就是这首歌持久的激动。但是最近刚听说的玩版《90年代》,在现场褪去了纯粹的羞红,透露出恐慌和火热的激情。

河水歌唱着,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不是热血和本能磨掉了禁欲的做法,是硬皮让人反应更直接。一首歌有无数的变化,你无法猜测他的喉咙会咆哮还是嚎叫,像智者还是疯子,也无法预测哪个短句会被有独立意志的手指拨动,像挂在笑脸上的一滴泪,脸上刻骨铭心的朱砂痣。用来开导人的幻境,都讲究一种混合的味道和时空。剧场美学也是如此。不一定非要随意发现或揭示秘密,但体验一定要真实到骨子里。光禅诗和佛寺之后,童心就出现了。对于小河来说,区别可能只在于通宵喝酒玩;现在醒醒吧,别再一个人聚会了,带领所有的人唱一首轻柔朗朗上口的歌谣—— 《森林里的一棵树》。都是游戏,软软的,幼稚的。不知不觉到了后半段,舞台的幕布“转移”到了观众身后。表演者退出。藏在角落里的河,不比一般人幸福,不比一般人麻烦。动画反派出现在大屏幕上,邀请大家模仿他们捂耳朵,捂耳朵,拍拍耳朵。单调的声音变成了只有每个人都能听到的音乐。实验音乐不再是自恋的东西,它成了千千万万人的心声。

“啊”集体游戏也是如此。河水就像一只猴子,快乐地指挥着自己的腿、左臂和右臂。腿号召孩子自由地“啊”,右臂指挥男子短而有力的“啊”,左臂缓慢起伏,引导女子“啊”上下缠绕。在一起,响亮的部门是壮观的,感人的,所以高兴,每个人都有一份贡献自己的力量。远离音乐的人们,穿过手、耳、口的苏醒,沉醉在声音的世界里。在狂乱的过去,看似相互理解的佛魔渐渐远去。课间休息后,月亮高挂,天桥上自行车一辆接一辆的飞驰而过。晚安不能被复制,不能被记住。应该是忘记了,就像心中的阴影,等待着下一次的觉醒。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670.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小河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