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经济学校:久违了Live!十一假期上海及周边地区音乐现场指南

新闻资讯 6 浏览

小编导读: 今年的“金九银十”更比往年珍贵。没有音乐现场的日子过得飞快,沉浸在音乐里才能骗过时间,请它留步片刻。“十一”长假期间,全国各地的音乐节超过二十场。主办方们经历

今年的“金九银十”更比往年珍贵。没有音乐现场的日子过得飞快,沉浸在音乐里才能骗过时间,请它留步片刻。

“十一”长假期间,全国各地的音乐节超过二十场。主办方们经历大半年的苦守后纷纷开张,但情况已发生变化。由于限流原因,票房大幅缩减,只能顶住压力抬高单日票价。中国音乐节门票徘徊多年后终于跨入千元级(电音节已先行一步),接近海外音乐节的平均水准。
即便如此,主办方仍可能在做亏本买卖。受艺人成本、热门程度、疫情影响等原因的综合影响,十一期间的音乐节阵容呈现出比较雷同的面孔,多半也是出于无奈。《乐队的夏天》第1、2季贡献了大部分中坚力量,参加过两季节目的乐队因为高性价比而活跃在各个音乐节上。没上过节目的其他摇滚乐队与他们并肩出演,“便宜”而“皮实”的摇滚乐再次成为本届音乐节的大流。
同样,《中国新说唱》的选手也把知名度迅速转换为实打实的演出。曾经昂贵的电音节在节衣缩食的时代不大合潮流,又因为一度泡沫过大,今年只好低调了。
从前绝难想象,今年十一上海大型露天音乐节只剩一个“国潮音乐嘉年华”。但好在,小型音乐现场很热闹。大家各辟蹊径求生存,注重质量和策划,反比音乐节更值得一看。送上一份今年十一期间上海及周边地区的音乐现场指南,戴上最靓的口罩去现场吧。1、上海世界音乐季(雪佛兰2020天地世界音乐节)
今年的上海世界音乐季(雪佛兰2020天地世界音乐节)少了世界,多了中国。摊开一张中国地图,阵容上的37支乐团大多数分布在祖国各地。他们同时具备时间上的纵深,虽然都是现代人,有的弹唱祖先留下来的音乐,有的做现代乃至前卫的尝试,只在骨子里保留古老音乐的痕迹。
几组尤其想看的:“安达组合”,一群男人庄重肃穆地化身他们草原上的祖先;“乌飞兔走昼还夜”,不必刻意拉扯出蒙古旋律和诗意,故乡仅仅是他们前卫音乐里众多游魂中的一缕。新疆的拜力汗·哈力阿克拜尔吹哈萨克族的斯布孜额,你想象这是风吹过废墟,吞掉大部分声音,剩最后一线旋律勉强钻进耳朵。
莎车十二木卡姆艺术团、岩洞侗族大歌队、陕西华阴老腔,至今还在各自的土地。
活得好好的,既能让人传情达意,也见过世界,可见顽强。蔡雅艺的南音和小草的芣苡乐队来自南方。泉州南音,吴地古歌,婷婷袅袅,在有声里能听见无声。2、石库门VS四合院 1862LIVE2.0
1862的策划很用心,用石库门和四合院搭框架,做京沪两地的概念。演出实际上和地域没什么关系,每位/组独立“开房”,从海报到内容各自策划。
陆晨&一堆魔都大乐队的演出叫《弄堂口》,情思怀旧,五支上海乐队轮番轰炸。录梦白和孙大肆的“上海记忆音乐专场”由电子音符、城市片段和仿佛八十年代的文学青年组成,溽暑和湿冷都挤在“亭子间”。
万晓利要唱十年前的冬藏之歌《北方的北方》。之前和之后,他没有第二张这样完全寂静的作品。小河的歌单跨越17年,从第一张作品《飞的高的鸟不落在跑不快的牛的背上》(2002年)唱到最近一张《回响》(2018年)。“一个人的交响音乐会” 60分钟,短了点。以小河现在的状态,一人一琴,大可以一首歌一首歌地唱到深夜。3、黄海森林音乐节
做黄海的团队来自太湖迷笛,今年是第四年。三位压轴许巍、毛不易、吉克隽逸无甚稀奇,不过阵容上还有上季乐夏的黑马“九连真人”。经过一年的密集演出,可以看一下历练的成果。本季黑马“超级斩”也正式在音乐节出道,一支乐队在血气最盛时状态总是最好看又稍纵即逝。
另外值得关注的还有法兹、秘密行动和动物园钉子户。乐夏上的《控制》是法兹遥远的过去式,他们的现在同样紧绷,但更缜密迫人。成都乐队“秘密行动”冷感、紧凑、简洁、纹理细腻,把人类的声音和工业革命后统治世界的机械之声组合成朝圣般不断推进的律动。动物园钉子户一听就很年轻,浪漫飘到月球,还复古优美。
黄海的演出地点很妙,位于华东平原最大的人工林——黄海森林公园里,有树有海。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有多好,能让什么音乐都听起来更入魂一点。4、黎里“梨花文化节”暨吴歌节
黎里古镇一颗七窍玲珑心,七孔八窍里悠悠冒出民谣、山歌和戏曲。谷村新司也会在,但不是唱歌,是开个人视觉展,和老狼、尔冬强、翟永明、金宇澄、方文山、邱大立等等一起做论坛,谈谈关于歌和人的朴素话题。5、P.K.14
近几年听到杨海崧的名字好像都来自他制作人的身份。但P.K.14还在,致密的后朋线条从前先锋,现在怀旧。一位阅现场无数、口味挑剔的乐迷跟我说,这场“必看”。至于为什么,来现场呀。6、秘密后院
“风雨中的我们,别有一番切身感受。”这是秘密后院今年出来演出的原因。
今年无人不在风雨中,不知道他们的风雨是否和我们的一般滋味。
他们的杭州、上海两城的演出做得用心,主题、方式完全不同。杭州的叫“念此际”,上海的叫“伶人往事”。
杭州在MAO,上海更特别一点,在宝山老戏楼瑜音阁,把他们大本营广州“江湖边”小酒馆每周例行的器乐即兴现场搬来老戏台,还有匡笑余钟爱的老粤语歌,秘密后院的作品,弹拨乐手邹广超的个人音乐计划,共分四节。
对这样的演出会心存想象,演出中间休息的一小时,可不可以在戏楼吃点茶食?演出结束在月出中天时,散场看见的清风明月会不会与往日不同?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news/1556.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音乐现场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