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体纪录片《江南往事》:大规模记录平凡人物的人生

技术分享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0 浏览

小编导读: “以前我们做惯了大型的纪录片,甚至是国家级的,党中央部署的,但是,今年让我们反思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更应该去关注、关心一个个普通的生命。于是我和我的团队来到基层

“以前我们做惯了大型的纪录片,甚至是国家级的,党中央部署的,但是,今年让我们反思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更应该去关注、关心一个个普通的生命。于是我和我的团队来到基层,进入江南水乡,要在某些局部或角落里,寻找记忆中改变这里命运的细节。”日前,在上海西郊宾馆举行的《桐乡往事》研讨会暨多学科共同承担参与制作的《江南往事》启动仪式上,中央新影副总编辑、《东方时空》《实话实说》等节目的创始人、《江南往事》总策划、出品人时间谈到片子的缘起由衷感慨道。

《江南往事》第一季《桐乡往事》片头(00:54)
会上放映了新影集团发现之旅频道制作的样片。《江南往事》第一季《桐乡往事》共30集,14个人物。全片没有一句旁白,虽然和传统的纪录片有很大差别,但通过人物真实的讲述,亲历者的角度和命运转折中的细节似乎更能打动观众。《江南往事》以个体口述的方式,大规模地记录平凡人物的人生,把一个个普通人的口述做成可供传播的产品。《江南往事》第一季《桐乡往事》共30集

《江南往事》第一季《桐乡往事》共30集

拿回溜走的历史
据了解,这部由中央新影集团发现之旅频道创意策划,联合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心和上大、浙传将共同制作《江南往事》口述体纪录片,目前已列入规划的有500多集,每集长度为10分钟。这是一个鸿篇巨制,而且是开放的。《江南往事》总策划、出品人时间告诉记者,条件容许将不断地做下去,真正为江南文化的整理和传承,做一点扎实而有价值的工作。
“我觉得历史很容易从我们身边溜走,特别容易溜走的,就是比较基层的历史。”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姚大力说,“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成为中国历史的骄傲,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但是我们今天感受到的辉煌,是一般老百姓的感受吗?有没有差别?我觉得历史学家的良知,充分体现在他的提问里面。那些溜走的历史怎么把它拿回来?”
谈到选题方向,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心首席顾问、《江南往事》总导演王韧说:“时间老师给我布置了两个任务。桐乡的包罗万象,做两点,一个是羊毛衫,没有羊毛的地方,怎么会有中国最大的羊毛衫市场,怎么建立起来的?第二点他对小镇文学特别有感觉,桐乡有一种湿漉漉的、不同的感觉。”
桐乡的文学气息一直浓厚。1957年,桐乡一批文学爱好者发起创办了《桐乡文艺》这样一本刊物。他们写信给当时的文化部长、中国作协主席茅盾,请他给题个字,茅盾题好以后寄过来,还捐了300块人民币支持办刊。桐乡后来陆续诞生了《访庐》《语溪》《梅泾文学》等好几本文学刊物。
桐乡的经济腾飞似乎与小镇上的文学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夏云翔

夏云翔

73岁的夏云翔生于墙门人家,一生跨羊毛衫、小镇文学两界。他戏称父亲1949年“夹着尾巴逃跑了”,改革开放后“拎着皮包回来了”。瘦弱的夏云翔自小受欺负,但也养成了他要强要做第一的性格。他创办个体毛衫厂,拿到了嘉兴第一张个体工商营业执照,是桐乡改革开放较早去香港的人。1988年,他还造了濮院第一幢高楼。儿时喜欢听书,长大后,去农村插队也喜欢在田头村口说书,67岁后,他放下了所有羊毛衫生意,没有再说书,而是开始写书了,六年写成了《毛衫航母》《夏家墙门》《梅泾老翁话梅泾》《共望明月各自泪》等七本大部头的书。王立

王立

56岁的王立,原名王海坤,是浙江雀屏纺织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1964年生于濮院村。儿时因病靠父亲背送上学,读完了小学五年级。他辍学了,父亲也背不动了。阅读小说成了他文学的启蒙。16岁参加工作。以后的30多年里,他靠自学,在工作之余从事写作。他接办的文学刊物《梅泾文学》和公众号“聚桂文会”,为濮院的文学爱好者搭建了文化交流的平台。
“现在石门没有拍,丰子恺的故乡还没有拍。石门湾的往事不得了。他们告诉我,1975年,丰子恺春天回到故乡,他见到的那一些乡亲们都在,都记忆犹新,那可能讲出来的东西,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史料,是很质感的展示。”王韧强调说。
口述历史的意义
当天的研讨会,专家学者在看片后均表示,片子拍得代入感很强,很有共鸣。
摄影师尔冬强认为,两个方向“选得太好了”,一个是羊毛衫,一个是小镇文学,一个是温暖我们的身体,一个是温暖我们的心灵。
尔冬强采访过各行各业的人,他很感慨地说:“30多年前,我做记者的时候,我采访过这个区域的大多数地方,当时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这句话也是影响我一生的,‘月亮当太阳点’。什么叫月亮当太阳点呢?就是日夜加班的,没有休息的时间,差不多是这样。所以江南有自古以来有这么富庶,有这么好的经济环境,和江南人的勤奋是分不开的。这个是在片子里面有很好的体现。”
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项目负责人赵一工认为,亲历者的角度,往往是被忽视的、不可替代的。赵一工还介绍了自己多年来从事口述史工作的一些经验体会:
“口述史主要采集这些人的经历,我把它分成很简单,叫‘三亲’。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有我自己总结的‘时、思、评’。第一个是时感。就是说在重要的,哪怕是对于个人重要的历史进程当中的当时的感受。第二个是思考。思考是一个过程,这个人如果这件事影响他一生,他就不断地在想,他的思考是个很长的过程,直到他坐在你面前,他还在思考。如果记录他思想的过程变化,起伏,这个是非常有价值的。
最后一个是评价,就是评论。我个人觉得评价,这个最随机(容易变化),所以我不重视,当然国外有专门做这个的。国外有口述史,就是专门搜集一件事情出来之后,大家的评价,然后过五年过十年,再做一遍。拿这个东西做补充。”
赵一工认为,如果采访达到了这样一个境界,基本上就找到了一个进入历史的时空隧道。口述历史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此,采访当事人,其实就是以文献阅读,要靠自己的想象,建构几个历史时空。
最后,研讨会主办单位之一的上海大学新闻传媒学院副院长赵为表示,深度参与这样一个大规模而且是非常深入的社会实践项目,将有力地推动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并已将此列入研究生和本科生培养的教学计划,还为此成立了名师工作室。
东方卫视党委书记和总编辑李逸也表示,东方卫视愿意为江南文化的传播和传承承担更多的责任。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jishufenxiang/2199.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