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人员子女故事之一片爱心在玉壶

公益项目 红苹果公益 2 浏览

小编导读: 本文来自[红苹果的守望者]第一篇:一片爱心在玉壶。小男孩是一位正在服刑人员的子女。小时候,小男孩曾见过警察把手铐铐在亲人手腕上,从那以后一见到制服、警徽、警车就浑身发抖。现在,当他听说林敏明是一名警察,身子和手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林敏明的目光首先定格在小孩的双手,这双手很细很嫩,当林敏明的手与小孩的手握在一块时,感受到那双小手在颤抖,林敏明的心尖颤了一下,当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那位小孩身上时,发现小男孩的目光充满了无助、迷茫、失望、痛苦。

孩是一位正在服刑人员的子女。小时候,小孩曾见过警察把手铐铐在亲人手腕上,后一见到制服、警徽、警车就浑身发抖。现在,当听说林敏明是一名警察,身子和手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孩子的目光就像一把从冰窟窿里刚捞出的冷剑刺进林敏明的心扉。那一刻,一个大大的问号横亘在林敏明的脑海:我拿什么拯救这些服刑人员未成年子?这些心灵遭受创伤的孩子还有美好的明天吗?

image.png

林敏明陷入深深的思考。

做为福建省司法警察训练总队一名出色的教官,林敏明取得很多的成绩和荣誉,这和他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紧密相联。工作之余,林敏明热心公益,经常参加帮扶山区困难儿童的志愿服务,那个小男孩就是他帮扶的一个对象。他觉得自己应该要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做些什么。以后的日子,林敏明在帮扶山区贫困儿童的过程中,目光更多地注视到服刑人员未成年子身上,他发现一些服刑人员未成年子的生活状况堪忧,尤其是双服刑人员未成年子的生活和学习,许多处于失控状态。他们当中有的因为家境贫困,早早辍学、外出打工,有的因为周边邻里的冷漠、歧视,心灵受到创伤,有的孩子在学校经常被同学歧视,甚至被同学用刀、笔划得满身伤痕,还有的孩子因为父母入狱,不敢讲话,怕讲错话,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暗自哭泣。有一位孩子的父亲入狱以后,母亲离家出走,十二岁的他就要承担起照顾七岁弟弟的责任,生病只能自己上山采草药吃。

    亲眼目睹许多服刑人员未成年子艰辛生活现状之后,林敏明的心口开始滴血。他开始翻阅材料,发现司法部在2005年统计,服刑人员未成年子的总数就超过了六十万,服刑人员未成年子的辍学率达到了13.1%,有94.8%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没有得到过任何形式的社会救助。父母入狱以后,服刑人员未成年子的辍学率和犯罪率大幅攀升。同时,由于乡邻的偏见甚至歧视,这些孩子在心理上多多少少存在一些问题。

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林敏明大吃一惊,他在想,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今社会,为什么还会出现二次犯罪和二代犯罪这样的恶性循环?作为一名民警,我应该怎么帮助这些服刑人员未成年子?那些日子,万千思绪萦绕在林敏明心头。

其实,许多监狱民警也和林敏明一样,都想帮助这些失依的孩子们。2012年的一个夜晚,林敏明跟正在警察训练总队培训的监狱民警聊天,当他把触角伸向服刑人员未成年子,谈论他们遭受的种种不幸与冷遇之时,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有位监狱民警说,服刑人员在监狱里改造的时候,许多服刑人员子也成了监狱的常客,彼此之间寄信“交流坐牢的心得”,讨论刑期和怎样“获得加分”。

  还有一位监狱民警说,有一位犯平时表现很好,改造积极,很少流泪。哭的那几次都是因为收到了孩子的信。因为和丈夫坐牢之后,两个儿子陆续也进了监狱,一个因为抢劫,另一个因为参与了群体打架斗殴……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地商讨如何打破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可能成为服刑人员的恶性循环,降低社会的犯罪率的可行性。那天的气氛非常热烈,交流结束之后,大伙一致推选林敏明牵头做服刑人员子帮扶这件事。

没过多久,培训的监狱民警回到各自的单位,大家由于工作任务繁重,渐渐把这件事淡忘了。别人可以把这件事忘了,林敏明却把它牢牢地刻在心中,他一直在冥思苦想如何帮助那群失依的孩子。

一个初春的早晨,林敏明走在上班的路上,温暖的阳光透过枝丫落在他的身上,抬头望去,满眼都是铺天盖地的绿,即使天上飘浮着的几朵彩云,也都印染上一层薄薄的绿色。小径两旁的树林里群鸟啁啾,唱出了一个明丽的早晨。置身于如此如诗如画的意境中,林敏明感到生活充满了诗意和柔情,一个想法忽然从脑海里蹦出:我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职业优势和资源,去成立一个公益机构来帮助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呢?

这个新鲜且大胆的想法闪电般从林敏明脑海里冒出,却又被他否决。因为这条路怎么走,没有前车之鉴,万一吃螃蟹不成,反被螃蟹咬上一口,那怎么办?

林敏明愁肠百结、犹豫徘徊。

那段时间,林敏明在与基层的监狱民警交流,时常有意无意地把话题转移到服刑人员未成年子上,当林敏明向同事们说出自己的想法,原先支持他的那些同事们心里便有了顾虑。在他们看来,服刑人员本身就是警察管束的对象,是自己工作的重点,如果去帮助他们的家庭和孩子会产生一些异议,引发外界质疑。对于同事们的疑虑,林敏明虽然据理力争,但还是很难说服身边的朋友和同事,大家都不支持他的想法。

虽然说服不了别人,但林敏明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决定将自己的想法付之实施。

他决定开始走访。福建省子监狱一个服刑人员兰兰(化名)的家庭成了林敏明走访的对象。兰兰入狱前在福建南平的一个餐厅打工,因为性格内向,常与同事发生摩擦,矛盾长期积累。有一天,在被人辱骂之后,抄起案板上的菜刀砍死了同事,最后被判决为死缓。

林敏明和志愿者的车子缓缓开进村子,当林敏明向村民打听兰兰住处的时候,村民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脸上写满困惑与怀疑。林敏明见状,脸上堆出笑容,耐心地对村民说:老乡,我是社会爱心人士,听说这个家庭贫困,特意过来看看不能帮扶他们一下。

“那家孩子的妈妈杀人啦,你们还去干吗?!你们可以帮其他小孩啊。”村民冷冷地搁下这句话后,扬长而去……

林敏明又问了几个村民,他们也不愿意指路,林敏明并不气馁,他找到了当地学校的老师,历经艰辛才找到那户人家。

当孩子爷爷知道他们身份后,居然把他们赶出,愤愤地说:“我家里没有这样的人!”

那次失败的走访,让林敏明和志愿者非常难堪,走访结束后,这家人还通过各种方式打听、追问林敏明的身份。

有一次,林敏明带着志愿者来到一位服刑人员家门口,孩子的妈妈却急忙关上门,任凭他们怎么敲门,就是不愿意开门。在那位孩子妈妈看来,丈夫犯罪是家里的耻辱,是个好强且极爱面子的性,宁愿把苦水往肚里咽,也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

出师不利,林敏明虽然失望,但并不气馁。林敏明当过年的兵,身上有着军人特有的倔强与坚韧,挫折并没有打垮他,反而因为挫折积攒起更大的能量,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披荆斩棘,闯出一条给服刑人员孩子带来希望的路,让这些缺少关爱的人真切地感受到人间的温暖,让阳光照进被遗忘的角落。

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林敏明干好本职工作之后,利用周末时间,经常一个人背上行囊,根据自己掌握的服刑人员子信息,踏上行程。

西游记主题曲里有这么一句:“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是的,路在脚下,这是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要想把本没有的路走出来,要有壮士断腕的气魄、凤凰涅槃的决心,才能破茧成蝶。

林敏明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理想很丰满,但在实际运作的过程中却充满艰辛。林敏明在走访过程中发现,服刑人员亲属和子所在地的百姓普遍有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观念。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也让执法者“戴着有色眼镜”,不愿意把这些处在贫困线以下的服刑人员家庭列入困难名单。

image.png

在福建闽北一乡村,林敏明走访时发现一家服刑人员未成年子符合精准扶贫和上低保的条件,却没被纳入范围。

“他家里有人犯罪了,罪犯的小孩怎么能享受低保?”村干部振振有词。

“难道家里有人犯罪就要株连九族么?国家哪一条规定说服刑人员子符合条件的不能享受低保?”林敏明据理力争。

在林敏明一再争取和耐心解说国家政府政策的情况下,村干部不情愿得为其办理了低保。

随着工作开展的深入,林敏明发觉帮扶这些孩子,光说几句鼓励的华丽词语解决不了实际问题,需要真金白银的支出。以前,林敏明在开展贫困山区助学,在社会上很容易筹集到款项,而愿意为服刑人员子捐款的社会人士却寥寥无几,一些知名的网络众筹平台上甚至无法发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筹款项目的信息。而且,单纯的经济援助还远远不够,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在社会上遭到的歧视无处不在,这些孩子最需要的不只是经济上的帮助,还有心理上的关怀。

有一次,林敏明入户核对信息时,孩子的母亲说,并不需要钱,自从孩子的父亲被抓以后,孩子变得很内向,外界也有一些歧视的声音,希望他们在这方面为孩子进行引导,帮助教育孩子,这才是现在最大的需求!

孩子母亲的话字字戳心,让林敏明和志愿者们如坐针毡,他们立即对帮扶的孩子们重新做了一次评估,发现90%以上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在心理上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问题,但不管是家庭、学校还是社会,对他们都缺乏正确的引导。面对来自同学、邻居、朋友的歧视和嘲笑,很多孩子心里埋下了仇恨、嫉妒的种子,形成叛逆性格之后,很容易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林敏明仍义无反顾地沿着这条荆棘密布的路继续走,并摸索出了很多经验。以后的日子,他在入户走访前,都会先电话联系被走访家庭,说明申请人的信息和帮扶来意,并通过监狱系统、司法所村委会等多方面做好前期沟通工作,以免让走访家庭感到突兀。

到了服刑人员子的家里,林敏明亲昵地拉着孩子的手。

“小朋友,学习成绩怎么样?”

“小朋友,有什么困难问题需要叔叔解决?

学校老师同学家长对你怎样没有故事可以分享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

一声声嘘寒问暖的话语如春风,似春雨,温暖着服刑人员亲属和孩子们的心扉,他们抬起头,开始仔细地打量林敏明,发现林敏明一脸的灿烂。这样真诚、朴实的笑脸,非常贴心。他的那双纯净如水的眼中写着满满的爱,这是真诚的爱、温暖的爱、幸福的爱。那一刻,亲属和孩子们接受了林敏明,便跟林敏明掏心里话儿,把内心的苦闷与烦恼一古脑儿全盘托出,对于他们的提出的困难与要求,林敏明迅速在笔记本一一记下,回来之后,他和志愿者们开始建立服刑人员家属和孩子档案,每次整理这些档案的时候,都有许多难题蹦出,比方说孩子入学难、孩子比较孤僻、缺乏法律知识等等。

一道道难题,一块块硬骨头摆在了林敏明和志愿者的面前。

为了解决这些难题,他总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那些日子,他时常联系司法部门帮助服刑人员未成年子解决各种问题,协调民政帮这些家庭申请低保救助的‘兜底’工作,请教育部门陪伴教育孩子,联络共青团员入户探访。

那些日子,林敏明没有周末,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是他生活的真实写照,因为林敏明警察的身份比较特殊,处理事情比较敏感,他便化名为雄熊叔叔去帮助那些服刑人员未成年子   

有些服刑人员未成年子“警察”两个字,便会想起警察把手铐铐在亲人手腕的情景,慌张得浑身发抖,被林敏明发现后,他便把一只蓝灰色的小熊玩偶挂在协会工作服上。亲昵地拉着孩子的手,问:“雄熊叔叔也是警察,你会怕吗?”

孩子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脸,孩子们笑,林敏明也跟着笑。如果看到孩子们因为生活艰难或者受人欺凌流下辛酸的泪水,林敏明这条铮铮汉子也会情不自禁地掬上一把泪。当孩子们发现林敏明坚强的外表下面裹着一颗多愁善感的玻璃心之时,他们意识到这位叔叔是可以信赖的。于是,他们便从心里接受了雄熊叔叔,并把当做自己的亲人,紧紧地搂着林敏明。“雄熊叔叔”叫个不停。

很快,“雄熊叔叔”这个绰号不胫而走,林敏明成了服刑人员未成年子的贴心人。

一路帮扶一路情,一路风雨一路歌。

在林敏明和志愿者们的共同努力之下,一道道难题被破解,一块块硬骨头被啃下。渐渐地,林敏明和志愿者们的工作得到了大伙的理解,他们锲而不舍地帮扶服刑人员家属和孩子的做法也慢慢得到了单位的肯定。林敏明的队伍开始扩大,从一个人到一群人。针对监狱介绍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他们派出志愿者深入实地,逐一核对贫困服刑人员家庭信息,并以家庭年收入6000元以下贫困服刑人员未成年子为切入点,用脚丈量,用心帮扶,解决经济、教育和心理上的困境需求。采取志愿者针对性地帮助一名或者几名孩子,提供经济支援和社会支持,为他们办实事、解难事、做好事,保证生活、学习等方面的基本需求。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林敏明和志愿者们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做的善事深深地打动了百姓的心,得到了百姓的好评和肯定,这让林敏明信心倍增,他开始将酝酿很久的建立公益组织想法抛出,为了方便运作和管理,林敏明开始筹备成立红苹果公益。

“红苹果”三个字作为公益的名称,林敏明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平日,他喜欢吃苹果,久而久之,他便对苹果有了很好的印象。另外一个原因是,他到服刑人员的亲属和孩子家走访,经常看到村旁的苹果树,一颗颗苹果有的如人的拳头大,挂在树上像一个个可爱的小灯笼,微风一吹,四处飘香,偶尔也会飞来成群结队的小蜜蜂,嗡嗡地叫,叫声此起彼伏,满世界嗡嗡叫,就连美丽的蝴蝶也在小苹果旁翩翩起舞,这温馨的一幕给林敏明带来喜悦,也打开了他的相像空间,恍惚之中,满树的红苹果就像孩子们红扑扑的小脸蛋,那一刻,苹果树与孩子的脸重叠在一块,苹果有孕育、开花、结果的完美过程,服刑人员未成年子也应该像苹果一样,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历程,拥有一个春天的故事!

那一刻,“红苹果”三个字就在林敏明脑海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2014年6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福建省教育援助协会(红苹果公益)在福建省民政厅正式注册成功(注:以下将福建省教育援助协会(红苹果公益)一律简称为红苹果公益)。林敏明任协会执行长,协会统一制作的志愿者衣服上印着一只带着笑脸的红苹果,远远看去,就像孩子红扑扑的小脸蛋。

开事开头难,红苹果公益成立之初,缺乏人力物力,还要面对少数人的不理解,但善行的力量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红苹果公益,有司法民警、高校师生、社会爱心人士等。

红苹果公益在艰难中行进,在探索中发展与完善。随着机构的越来越完善,他们制定了红苹果公益的使命、愿景、价值观。

使命: 给孩子创造一个阳光、自信、平等的人文生态环境。

愿景: 构建儿童成长家园,推动社会均衡发展。

价值观:关注儿童权利,倡导平衡发展,传承志愿精神,汇聚社会资源,共创和谐环境。

如非注明,文章均为福建博客-站长陈小布所著,转载请注明:http://www.5zlv.com/gongyixiangmu/717.html

你可能喜欢的:
继续浏览与:红苹果公益 相关的文章